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百里繡魂:不要打擾夜半棺邊刺繡的男人 > 第012章 煙視媚行

第012章 煙視媚行

作品:百里繡魂:不要打擾夜半棺邊刺繡的男人 作者:佛心與凡情 分類:驚秫恐怖 字數:2811 更新時間:2019-10-11 16:14:31
蓮澈面露愁容,輕聲回道:“這和你沒關系。”

  見蓮澈神色變了,好像很不愿意提及有關楊玉環的事,我慌忙轉移話題,問道:“刀朵說蓮朗大叔是繡魂門的泰斗,我發現繡品里很多繡品都是蓮朗大叔的作品,我想知道繡鋪里有你的作品嗎?”

  我話剛說出口,蓮澈的眼睛里就露出了兇光,嚇得我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盯著他的臉色。

  蓮澈站起身冷眼瞥著我,怒火中燒地厚道:“蓮朗大叔?!你叫得挺親切啊!”

  “我……”我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他讓我叫他大叔的,那你說我該叫他什么呢?”我低聲下氣地詢問著,希望用這樣的方式緩解蓮澈胸中突然燃起的怒火。

  “他讓你叫他大叔你就叫了啊,那他如果讓你叫他夫君呢?你會叫嗎?”蓮澈有些語無倫次了,站在床邊瞪著我,氣得竟捏氣了拳頭。

  “你在說什么呢?你瘋了嗎?”我忍著高燒帶來的不適,無力地朝蓮澈吼了一句。

  蓮澈邊齜著牙邊從胸口里掏出了一雙精致的繡花鞋,將鞋狠力扔在了我的床頭,怒聲吼道:“給,這是你的蓮朗大叔讓我帶給你的鞋!”

  那雙鞋就砸在我肩膀旁,我實在無法忍受蓮澈的臭脾氣,渾身難受,心里更是難過,忍不住委屈,眼淚嘩地就奪眶而出。

  見我悶聲哭了,蓮澈臉上的怒色忽地消退了些許。

  “你,你哭什么?我是打你了還是罵你了?你就哭了……”蓮澈站在床邊狂躁地問我。

  我一邊哭著一邊回道:“我不要在這個鬼地方待下去,我不喜歡這里,不喜歡殺人不眨眼還喜歡吃死人的刀朵……”

  “不喜歡我就滾蛋!”突然,房門被推開,刀朵畫著妖媚的妝容,靠在門邊不屑地瞪著我罵道。

  蓮澈蹙眉望了一眼刀朵:“你竟然偷聽?!”

  “拜托,你們吵架的聲音太大,我在樓下都聽見了!這小丫頭就像個沒長大的孩子,不聽話還不懂事,蓮澈你還是送她走吧。”刀朵冷著臉翻著白眼,鄙夷地嘆道。

  “走就走!”我掀開身上的薄被,起身下床穿鞋,臨走前還記著撿起那雙被蓮澈扔在了枕旁的新繡花鞋。

  “你要去哪兒?!你還生著病呢!”蓮澈拉了拉我的胳膊,卻被我負氣甩開。

  我抱著繡花鞋往門口走去,走到房門口時還壯了壯膽,對刀朵說:“你嗜殺嗜血,可惜了繡鋪里的那些精美的繡品,留給你這樣的人照看,遲早會出大事。”

  說完我便加快腳步走出了房間,往樓梯口走去。

  “你這小丫頭騙子竟敢來教訓我?沒有我,這繡鋪早開不下去了!”刀朵在我背后訓斥我,我不愿回頭看她兇巴巴好似又要吃人的樣子。

  “朵兒,誰給你的權利讓你這樣對她的?”我聽見蓮澈在質問刀朵。

  “我對她怎么了?我就差拿她當小祖宗給供奉著了!”刀朵高聲嚷著,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就等著卷鋪蓋滾蛋吧!”蓮澈厲聲回道,說完便急急跑來追我。

  “你要我滾蛋?!百里蓮澈,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你不過是個始亂終棄的廢物罷了!”刀朵尖聲罵著,也追了上來。

  我聽見了“始亂終棄”這個詞,心里愈發難受,雖是在發著高燒,但也不知從哪來的力氣,回頭猛地用雙手一推,竟把百里蓮澈推倒在繡鋪里的臺階上。

  我跑下了臺階,跑進了繡鋪的大堂,回頭望百里蓮澈時,見他坐在臺階上捂著胸口,他蹙著眉,作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低聲罵道:“好不容易才養好的傷,被你這小丫頭又給推出毛病來了,疼死我了……”

  彼時我竟沒看出蓮澈使的是“苦肉計”,想到他的傷是因我而起,我又轉身焦急奔向臺階,我一手抱著那對繡花鞋,一手扶著樓梯登上臺階來到他身旁焦心地問:“你沒事吧?”

  “當然有事!”蓮澈繼續演著戲,還一把握住我的手,將我的手塞進了他的胸口里,忍著笑騙我道,“你摸摸看,是不是又流血了?”

  蓮澈抓著我的手,將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我的指尖觸摸到了他胸口的肌膚,那樣溫熱,我好似還摸到了他的心跳……

  我……很沒出息地就紅了臉,我沒有摸到血液,可我摸他的時候聽見了自己胸中小鹿咣咣撞大墻的聲音。

  蓮澈抿著嘴望著我羞紅了臉,盯著我的雙眼,輕聲問:“小丫頭,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沒,我沒有!!!”我被他嚇得慌亂地抽動著手,使勁地想讓自己的手從他的手心和胸口抽離,可他卻將我的手抓得愈發緊,我還看見了他嘴角彎起了一抹笑。

  彼時我想:“他在笑我……我如果承認自己喜歡他,他只怕會比從前更加輕賤我!”

  “放開我!”我咬著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終于是將手從他的胸口里抽了出來,可腳下卻失去了平衡,一個踉蹌,竟失足往樓梯下跌去。

  “南蕭!”方才還一副病懨懨作態的蓮澈猛然一躍而起,縱身而下,一把將我拉住,我們二人齊齊從臺階上滾落繡品里的地板上。

  只是,我在上,蓮澈在下……

  我壓在了蓮澈身上,蓮澈的雙臂正緊緊地抱著我的腰身……而我的懷里還揣著那雙繡花鞋。

  我心神慌亂不已,臉也燙得不行,就連呼吸都覺得喘不上起,我想我真的是“病入膏肓”了。

  蓮澈看了看我的臉,轉而又望了望我懷里還揣著的繡花鞋,他忽地眉頭一蹙,陰著臉問我:“都滾下樓了,你竟還將這雙鞋抱得這般緊,到底是這鞋重要還是你的小命重要啊?”

  可我好似耳聾了一般,反應了慢了許多,我只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涌動,喉嚨里氤氳著一團煙霧,吐不出,咽不進,整個人好似在某個虛無的時空里漂浮著,癡癡愣愣看著蓮澈的眉眼。

  “你該不會是從小就沒新鞋穿吧?”蓮澈躺在地板上,繼續抱著我,望著在他身上發癡的我細聲問。

  我眨了眨眼,愣了愣,才好似剛聽見蓮澈的問題,又好像沒聽清,我看著蓮澈問:“嗯?你說什么?”

  蓮澈看著眼里的癡意,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問我:“傻丫頭,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