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假婚真愛,總裁的心尖寵妻 > 第82章 兇多吉少的見面

第82章 兇多吉少的見面

作品:假婚真愛,總裁的心尖寵妻 作者:楊四兒 分類:浪漫言情 字數:3270 更新時間:2019-10-11 10:41:06
  席父席母互望了一眼,然后把目光全放在兒子身上,臉上的震驚程度不下亞于發現新大陸。

    “子澈,這是……”席母眼神明亮,小舅媽,這么說兒子有心上人了。

    席子澈清涼的回了她一句,“別亂想,就是一個朋友。”

    “男朋友,還是女朋友?”席母堅持不懈的問。

    “是女的,我見過。”小外甥插了一句,“我見過,鵝蛋臉長頭發,還挺漂亮的。”

    席母一聽更有興趣了,目光急切的看著自己兒子,“誰家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們還只是朋友。”還只是見過兩次就差點把人家害死的朋友。

    小豆芽本想張口,可席子澈一個目光掃來后他就乖乖閉嘴了,乖乖的低頭吃東西。

    “我先走了。”席子澈拿著桌上的食盒就走。

    席母目送兒子離開后把目光落在外甥的臉上,“小豆芽,你跟姥姥說說那個女孩叫什么名字。”

    這么多年了,除了那個女人外她還是第一次聽到自己兒子還有異性朋友,席母想沒有興趣都難。

    小豆芽咬了一塊油條陷入了思索,想了一會后才回答,“我不知道,不過舅舅一看到她就丟下我和媽咪走了,我媽咪應該知道。”

    席安好從樓上下來正好聽到兒子在說昨天的事,微微一驚,小豆芽怎么就這么大嘴巴。

    “安好,你過來我正好有事問你。”席母不可能放過近在眼前答案。

    “聽說子澈有女朋友了,是不是?”

    席安好笑了笑,“怎么可能,我沒聽他說過。”

    “你說謊,昨天你還告訴我那是我未來小舅媽呢?”小孩子總是天真無邪。

    席母面色一沉,“安好,你說不說。”

    席安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秦初夏,你見過的,六年前和席晟訂婚的那個女孩,不過子澈和她只是朋友,他們就見了兩次面……”說著她把昨天發生的事全都說了出來,她可不想讓自己父母誤會什么。

    席父的眉頭緊鎖,“這混小子,還拉著一個姑娘和他冒險,秦小姐沒什么事吧!”

    席父是席晟的大伯,當年的事還是他一手促和的,秦初夏是一個有禮貌的小姑娘,他印象深刻。

    席安好笑了笑,“應該受傷了吧,要不然子澈怎么這么心急,畢竟是朋友,見過兩次就讓人家經歷了這種事情,好在秦初夏大度沒計較什么,是一個好女孩啊!”

    說著瞄了瞄自己母親的臉色。

    席母的心情一下就失落了,“我還以為是子澈有喜歡的女孩了,哎,他也不小了,真不知道他要什么時候才能忘了那個女人。”

    “咳”席父咳了一聲。

    席母知道說錯了話,不在開口了。

    “你準備一些東西讓管家帶去看看秦小姐。”席父給女兒布置了任務。

    席安好點點頭,“好。”

    秦初夏打開門就看到了席子澈,她實在沒想到他居然會過來。

    家里沒人,靳勵辰因為工作一大早不得不出去,秦初夏和席子澈在網上雖然話多可見面完全是不一樣,兩人的相處多少有些別扭,好在席子澈坐了一會就有事走了,秦初夏望著桌上的參藥無奈一笑,這個席子澈要不要這么客氣。

    總之,席子澈給她的印象還是挺好的,并沒有大家所說的不好親近感覺,反而覺得他人挺好相處的,性格也不錯。

    應該能成為不錯的朋友。

    接下來的幾天席家的東西越送越多,秦初夏由感謝到無奈,她只是一些小擦傷,根本用不著的這么多補藥,而且這些一看就不便宜。

    靳勵辰的臉色也很難看,最后拉著秦初夏回了南城。

    回到靳家的時候靳霽云和方曼麗已經從美國歸來,也不知道他們跟靳娉婷說什么了她也不在提生孩子的事情了,這下他們安生了不少。

    日子又恢復了正常,只是她和靳勵辰的感情卻在大家的忽略下越發濃厚。

    秦初夏和靳勵辰約定暫時還是以以前的方式相處,所以兩人的戀情并沒有人看出來,只是大家漸漸發現靳總的臉色不知似以前那么冷漠,靳太太的笑容越來越美,別的一切如舊。

    只有何洋看出了其中貓膩,因為他無意中發現了靳總和靳太太的情侶QQ賬號,兩人聊得熱火朝天。

    做為老板的秘書,大BOSS最信任的人之一他自然知道什么事能說什么不能說,不過他有一點很好奇,他們明明結婚了為什么平時表現還是那么低調。

    “初夏,今晚幾個部門合在一起聚餐你去不去?”下午的時候何洋問她。

    今天簽了大單子靳勵辰今晚要有應酬,秦初夏不想一個人在家于是答應了他。

    飯店定在了凡爾頓大酒店,因為秦初夏的加入大家都表現得有些激動,怎么說秦初夏也是老板娘,能和老板娘一起吃飯喝酒不是集團每個員工都能遇到的,可秦初夏就慘了,大家的輪番敬酒讓她推遲不得,好在度數不高她只是有些眼神飄忽而已。

    借機上了洗手間,卻想不到在里面碰到了秦悅柔。

    敵人見面,兇多吉少。

    何況還是都喝了不少的敵人。

    秦初夏不想理會她,可這并不得代表秦悅柔會放過她,伸手一攔攔去她的去路,秦悅柔一臉挑釁的看著她。

    “讓開。”秦初夏的聲音很冷,面對秦悅柔她死也做不到笑臉相候。

    “我要是不讓呢?”秦悅柔一臉笑意,可卻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種。

    秦初夏甩開她的手,豈料秦悅柔右手一巴掌就揚了過來,“啪”的耳光聲響徹空蕩的洗手間,秦初夏的臉頰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我讓你得意,我讓你得瑟,秦初夏,靳少奶奶,靳太太,好玩嗎?”秦悅柔惡狠狠的瞪著她。

    她恨透了秦初夏,要不是因為她自己的星途不會斷,也不會落人這種地步,快半年過去了她連白天出門的機會都沒有,都是這個女人害的,都是因為她!

    “沒想到你還敢來這種地方,姐姐,你還有臉出來?”秦初夏冷冷一笑,在她得意的時候迅速伸手,惡狠狠的回甩了她一個耳光。

    她的笑諷刺鮮明,她的目光刺疼了秦悅柔的眼,這也讓她的怒火燃燒都更旺。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