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你是我的小確幸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作品: 你是我的小確幸 作者:東奔西顧 分類:浪漫言情 字數:3350 更新時間:2019-10-11 10:20:35
溫少卿吩咐一群學生:“我的車鑰匙在醫院沒拿,我坐叢律師的車回去,你們打車過去。”

“我也坐我表姐的車。”

鐘禎也想跟上去,被溫少卿輕描淡寫地看了一眼后,縮縮脖子,“我還是和他們一起打車吧。”

叢容坐進車里,把空調打到最大,然后便看向車外不遠處在接電話的溫少卿,又等了一會兒才看到溫少卿掛了電話走過來。

叢容系上安全帶,詢問道:“要回醫院嗎?”

溫少卿搖頭,“不回,回家吃飯,餓了。”

叢容也沒多問,直接回了家。

等兩人到的時候,鐘禎和幾個同學已經等在門口了。

“我先回家換件衣服。”叢容往自己家的方向走,邊說邊轉頭看了鐘禎一眼。

鐘禎心領神會地跟上去,“表姐,我去你家玩會兒。”

溫少卿忽然對著兩個背影開口:“我的鑰匙放在醫院了,你那里那把還在吧?”

叢容的背影一僵,在一片疑惑目光的注視下,從鑰匙扣上慢慢摘下一把鑰匙,低著頭一步步走回去塞到溫少卿手里,全程沒有看他一眼,然后頭也不回地回了家。

關門的時候還聽到鐘禎在喋喋不休地問:“表姐,你為什么會有我老板家的鑰匙啊?”

溫少卿笑了笑,搖搖手里的鑰匙,沖著呆若木雞的幾個學生道:“走吧。”

叢容進了門便揪著鐘禎問:“說說,怎么回事啊?你們為什么要打架?”

鐘禎慢騰騰地脫掉外套掛起來,“就是患者家屬找的醫鬧來醫院鬧事唄,一言不合就動了手,他們還打女孩子!表姐,你說是不是很可惡?怎么能打女孩子呢?”

叢容無視他的憤怒,“以前沒鬧過?”

鐘禎撓撓腦袋,一臉苦惱,“以前也鬧過,不過現在是什么環境你也知道,院方都是息事寧人的態度,我們只能忍了。”

叢容看著他慘不忍睹的一張臉,實在看不下去了便起身去浴室揉了條熱毛巾遞給他,“怎么以前都能忍,這次忍不了了?”

鐘禎收起嬉皮笑臉,對著鏡子拿著熱毛巾擦臉上的傷口,“最近也邪門,不知怎么了,老是有病人家屬來鬧事,有一次還堵了門!雖然大多是小打小鬧的,可也讓人心煩啊,壓抑久了自然要爆發出來。”

說完之后又揮舞著毛巾擺了幾個姿勢,“不過溫老師今天特別帥!平時穿著白大褂真的看不出來,他還有肌肉呢!好幾塊腹肌!那幫醫鬧們今天是吃大虧了!”

叢容還是不相信,“真的是溫少卿帶頭還的手?”

鐘禎大概是怕叢容對溫少卿印象不好,便站好了小心翼翼地解釋:“其實不只其他人,我知道溫老師最近也挺煩的,你別看他無論什么時候看上去都是溫和儒雅的,其實他心里也有煩躁的時候,只是不表現出來罷了。平安夜的時候,你也看到我們醫院的那些醫生前輩了,嘻嘻哈哈的,特別鬧騰,就是因為平時在醫院太壓抑了,每天都要面對生死,面對那么多血腥場面,累死累活的,還要被患者和醫鬧打罵,還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下了班自己再不調節一下,真的要抑郁了。”

叢容仔細回想了近期和溫少卿的相處,她那么敏感的人都沒察覺到他的煩躁,大概是他不想把情緒帶回家,所以在極力控制吧。

她心里忽然間五味陳雜,皺著眉低聲嘀咕了一句:“怎么從來沒聽他說過啊?”

那聲嘀咕里帶著不易察覺的埋怨和心疼。

鐘禎正想說什么,無意間一抬頭看到桌上的杯子立刻換上一臉驚悚,“表姐,你這杯子哪兒來的?”

叢容莫名,“這杯子怎么了?”

鐘禎拿起來仔仔細細地看了看,“我老板送你的?”

叢容從他手里搶回來,重新放回去,“你怎么知道?”

鐘禎聽到這個答案臉上的表情更加驚悚了,“他主動送你的?”

叢容越來越覺得他莫名其妙,“是啊,到底怎么了?”

鐘禎忽然一臉高深莫測,“表姐,你是不是知道了溫老師什么秘密?他為了封口才送給你的。”

叢容白了他一眼,“不許胡說!”

鐘禎重新拿起那個杯子,意味深長地看著叢容開始賣關子:“這杯子啊,就說來話長了。”

叢容壓根兒不吃他那一套,涼涼地開口:“長話短說,不然零花錢減半。”

鐘禎立刻放下杯子,端正坐好,字正腔圓地開始陳述:“那年他帶我跟一個師兄去日本開研討會,開完會閑逛的時候在一家手工藝店里看到一套跟這個類似的彩色玻璃杯子。溫老師想買,可店主說上面的圖案是他親手畫上去的,要送給愛人,所以不賣。回來之后溫老師就定了一套空白的彩色玻璃杯,自己在上面畫了一些好看的藥用植物的花,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有些中草藥開花還是挺好看的,三七你知道嗎,表姐?原來三七的花是白色的,小白花可以開成一個球,特別好看!還有連翹……”

叢容睨他一眼,“說重點。”

鐘禎撇撇嘴,“那套杯子一共十二個,其中有一個就是櫻花。表姐你游戲的ID不是櫻花的意思嗎?我就想要來送給你,可怎么要他都不給。后來大概嫌我煩了,說其他的可以隨便挑,但是那個櫻花的杯子不行。”

叢容也好奇,“為什么那個杯子不行?”

“我也問他為什么啊,可他沒說。”鐘禎看看杯子,又看看叢容,一臉曖昧,“那么寶貝怎么就給你了呢?大概也是送給愛人的吧……”

叢容此刻的心情極為復雜,在鐘禎看來溫少卿把這個櫻花杯子送給她只是巧合,因為他不知道溫少卿早就知道她的ID,那溫少卿呢?他是知道的啊,為什么還曖昧地送了這個杯子?

“表姐,你覺不覺得我老板特別霸氣?喜歡的東西愿意賣我就買,不愿意賣我就自己做!”鐘禎說完若有似無地瞟了叢容一眼,嘀嘀咕咕,“你說,如果是他喜歡的人會怎么樣?”

叢容面色一沉,“你問我干什么?”

鐘禎壞笑著湊過去,“說說嘛!”

叢容想了幾秒鐘給出答案,“喜歡的人也喜歡我的話就在一起,不喜歡我的話就毒死她。”

鐘禎立刻不樂意了,“請不要侮辱醫生這個職業。”

叢容忽然對鐘禎的愛情觀有些好奇,“那你呢?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的話,你會怎么辦?”

鐘禎撇撇嘴,“不喜歡我的話,我也不喜歡她了唄,有什么了不起的。”

叢容聽了便笑起來,她這個表弟還是個小孩子啊,愛情哪里是那么簡單的事啊,如果能受自己控制,那還是愛情嗎?

她想起那天在朦朧的燈光里,溫少卿低著頭用模糊不清的聲音告訴她,他喜歡的那個人可能不知道他喜歡她。

喜歡的人也喜歡我的話就在一起,不喜歡我的話我也還是喜歡她。

“表姐,你呢?你又會怎么辦?”鐘禎一時嘴快,問出口了才意識到說錯話了。

喜歡的人不喜歡她,眼前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誰知叢容竟是一臉輕松灑脫,“不喜歡我的話,我就自己喜歡我自己唄!”

她對這個問題無所謂,倒是對眼前這個杯子很是頭疼,“要不我一會兒還回去?”

鐘禎提醒她,“可是你都用過了……”

叢容思考著別的方案,“那就……”

鐘禎大大咧咧地幫她出主意,“那就以身相許吧!”

叢容一巴掌拍過去,還沒開口教訓他就聽到手機響起來,是溫少卿發過來的微信。

“過來吃飯。”

她這才反應過來,不知道溫少卿的手受了傷是怎么做的菜。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