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愛情高級定制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品:愛情高級定制 作者:艾小圖 分類:浪漫言情 字數:4261 更新時間:2019-10-11 08:55:25
周放亟待爆發,手剛要拍上桌,郭行長就回來了,她只得硬生生收了回去。
  看到衣服被移了位置,他既沒有詫異也沒有生氣,只是一門心思看到宋凜來,忙著巴結去了。
  錢真是個好東西,能把人變成狗。瞧郭行長那狗腿的樣子,周放就是滿腹經綸,也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
  在哪都在拉大客,不就有幾個破錢,存在哪里有那么大的影響力么?周放忍不住對著宋凜的后腦勺翻了個白眼。
  兩個多小時過去,大家終于有酒醉飯飽的跡象,開始有人提出散席續攤。一個人說有事要走,其余的都紛紛跟著起來了。
  郭行長被周放灌得有點多,司機來接他,他才搖搖晃晃拿了衣服要走,周放眼尖手快,趕緊趁機追了上去:“郭行長,我今天沒開車,你順路送送我吧。”
  聲音是周放極少使用的騷音,宋凜聽了,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郭行長和周放出去后,一直坐在宋凜不遠處的一個男人,諂媚地移到了宋凜身邊。
  “宋總走嗎?宋總喝酒了吧?要不要我送你?”
  宋凜不想與他搭腔,不耐地揮了揮手。
  視線仍然落在周放離開的方向。
  這女人,總是能做出一些讓人出乎意料的事。郭行長送她回家?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這么一出去,是要去哪里。
  那男人之前大約也是聽過一些宋凜和周放的流言,壓低了聲音問:“周總跟郭行長走了,宋總該不會是介意吧?”他說完眼睛瞪大,一臉驚訝狀:“難道傳聞是真的?”
  宋凜沒有說話,只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過了幾秒,他倏然站了起來,隨手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始終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姿態。關于周放和郭行長一起走的事,他只漠然說了五個字。
  “關我什么事?”
  
  **** 
  說實話,周放覺得這種感覺并不好。
  跟著郭行長出了包廂,見四下無人,她誠懇而老實地說明了來意,請求郭行長在這非常時期,能予以方便,給她的公司幫幫忙。
  兩人并排走著,周放往右側看了一眼,正好能平視他那寫滿欲望的眼睛。想來周放不過一米六五,穿個五厘米高跟鞋,居然就和他一般高了。
  這貨又矮又胖,長得像個土豆似的,也是好意思好葷色。
  他負手站著,挺著個大肚子,一副領導樣。對于周放的話,好像沒聽見一樣,壞心眼打著太極:“這事在這不好說,都是圈內的人,敏感,我們找個喝酒的地方,慢慢談?”
  此時此刻,兩人并排坐在車后座,明明是寬敞的車型,郭行長偏偏往她的方向擠,暗示得不要太明顯。
  要不是為了公司,周放根本不想和這些圈內人打交道。在商場上,女人要吃的虧太多了。以往周放有爸爸幫著,汪澤洋擋著,哪里面對過這些不要臉的老流氓?此時此刻,周放忍著惡心往角落里鉆,想著如果一會兒,他要是實在不肯幫忙就拉到了。為了保命被豬壓就算了,為了錢被豬壓,太虧!
  
  郭行長的車從停車場駛出去,停在出口處排隊。
  前面停了四五輛車,這老色胚臉皮子不要了,一只手已經摸上了周放的大腿。
  周放的手指緊緊掐著自己的包,覺得自己幾乎要爆發了。
  
  “叩叩、”
  周放正煩著,耳邊的車窗被人敲了兩下。周放和那老色胚同時聞聲抬頭。
  司機調下了車窗,周放看見宋凜毫不客氣地探頭過來,笑瞇瞇地對周放旁邊的人說:“我的車不知道怎么的,點不著了。我和周總住一個小區,郭行長也順便送送我吧。”
  郭行長看了周放一眼,又看一眼宋凜,表情有些尷尬。過了幾秒,他心有不甘地點了點頭:“當然可以。”
  
  得了準許,宋凜毫不客氣地上了車。明明車的副駕是空著的,宋凜卻硬進后座,周放推也推不動,最后讓他得了逞。
  兩個大男人,一個個高塊大一個肥頭大耳,把瘦瘦的周放夾在中間,幾乎動都動不了了,她無法形容那種奇怪的感覺。
  再看看身邊的宋凜,明明是他給人帶來的困擾,他老人家倒是自在得狠。
  
  五行宴離周放所住的小區也沒多遠,半小時就開到了。
  車停下時,周放正想著,該怎么說才能在宋凜眼皮底下,順理成章再跟郭行長去談事?卻不想根本輪不到她想,車門一開,宋凜下車時,“順便”就大力地把周放給扯了出來。
  周放對于宋凜這一招真是毫無防備,就這么猝不及防被拉下了車。這會人都出來了,也找不到理由再回去了。
  只能神色尷尬地對郭行長致歉:“郭行長,那我們下次再談,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再看郭行長,那臉色明顯就是憋了氣了。
  周放心底一沉,心想這還沒辦成事,先把人給得罪了,這后續還怎么找他借錢?
  
  郭行長的車頭也不回地走了,只留兩排尾氣熏得周放頭疼。驀地回過頭,宋凜他老人家居然還沒滾,站那等她呢。
  路燈下,昏黃的光影給宋凜鍍上了一圈金棕色,他微微低著頭看著周放,臉上有奸計得逞的笑意。
  周放看到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完全不想再理他,轉身就往家里走。
  宋凜兩步上來,抓住周放的手臂,不讓她走。
  他臉色一沉,明顯的不愉。
  “你生氣了?”他問。
  這不問還好,一問就跟點□□一樣。周放轉過身,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姓宋的,你到底要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
  “你這么從中作梗,有意思嗎?”
  “不讓你去陪他睡覺,是從中作梗?”
  周放聽到那粗鄙的字眼,臉色瞬間就白了。在他眼里,她到底成了什么人了? 
  周放叉著腰,再也顧不得形象,指著宋凜鼻子大聲道:“人家請我喝杯酒,怎么就成睡覺了?姓宋的,你可真是好手段。我指望他給我辦事,現在你這么一鬧,人家不高興了,要是給我使絆子呢?”
  宋凜皺著眉,一字一頓冷冷道:“他不敢。”
  “他專管我這種升斗小民,人家憑什么不敢啊?”
  就在周放最氣急敗壞的時候,她聽見宋凜低沉的聲音。字字清晰,落地有聲。
  他說:“憑你是我的女人。”
  
  月影當空,夜風襲來,好像吹動了小區所有的樹。沙沙的聲音擾亂了周放的思緒。她呆愣地盯著宋凜,嘴唇動了動,半晌只憋出了一句話。
  “你瘋了吧你!”
  
  周放抓著自己的包,下意識想要逃走。見周放轉身要走,宋凜一把抓住了她。
  他看向她的眼神十分失望,也十分氣憤。
  “你是多想和他睡覺?”宋凜眼眸深沉,周放第一次看見他生這么大的氣:“我一個人滿足不了你?”
  宋凜口不擇言的話徹底激怒了周放,她只覺得有一股火從她腳底燒到了頭頂。她拿起手里的包就甩了過去,砸在了宋凜身上:“你他/媽腦子有病!”
  宋凜狠狠抓住了周放挎包的鏈條,輕輕一扯,慣性使然,硬生生把周放扯到了他面前。
  “你敢說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知道又怎么樣?我是單身他也是單身,我們憑什么不行?”
  “周放。”宋凜冷冷喊著她的名字:“誰對你好,你心里沒數?”
  周放冷冷瞅了他一眼,想起這一直以來的一切一切,以及造成今天這樣局面的罪魁禍首:“確實沒樹,只有花,還是桃花。”
  
  宋凜這個人,氣極了也不會表現出歇斯底里的樣子。
  他站在周放面前,一動不動,白色襯衫的領口因為拉扯,變得有些皺。周放本能想要給他理平,但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手。
  宋凜最后什么都沒有說,冷漠地甩開了周放挎包的鏈條,轉身就走。
  這一晚,兩人不歡而散。
  
  *** 
  那天之后,接連三天周放都沒有聽到任何宋凜的消息。
  第四天,周放讓助理又約了郭行長吃飯賠罪,如今這節骨眼上,也只有郭行長手里那個走了一半的申請希望最大。
  助理定好了約定的時間,到辦公室來和周放上報。
  “郭行長對我們有點愛理不理的,您的邀請他同意是同意了,但是時間定在一個星期以后呢。”助理撇了撇嘴又說:“還有件事。”
  “嗯?”
  “宋總的秘書最近老是在打聽郭行長和您的事,我看他們有點不太正常。這次這事本來他們就不干凈,現在連我們貸款的事也想摻和,是不是想使壞啊?”
  周放聽完這個消息,正在批文件的手停了停。抬起頭,又確認了一遍:“是宋凜的秘書在打聽?”
  “對啊,我感覺他們是想不讓郭行長借錢給我們。”
  
  周放手里的鋼筆戳在紙上,留下一個小小的墨點。
  半晌,她意味深長地一笑,對助理說:“定個酒店,公司聚餐。”
  “這時候了還聚餐?這批貨的事可怎么辦啊?”
  周放套上了鋼筆的筆套,對助理揮了揮手:“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出去吧。”
  
  郭行長同意吃飯的消息傳出不過半日,周放就迎來了新的轉機。 
  宋凜的秘書帶著合同親自來了公司。April決定把周放手里的這批侵權成衣全部買下來,為爆款做儲備貨源。
  周放拿到合同,沒有太過驚訝,只是微微抿了抿唇。
  
  當晚就帶著公司的人去聚餐了,這段時間大家壓力也是快要爆表了,需要釋放。
  晚上喝得爛醉,周放一路唱著歌回家。
  
  燈光迷人,不出所料,宋凜果然等在電梯門口。
  周放笑瞇瞇地看著他,毫不理會他鐵青的臉色,拿了鑰匙開門。
  門剛一打開,周放已經被宋凜用力地推了進去。
  周放踏在玄關的地毯上,彎腰正要脫掉高跟鞋,宋凜已經一把將她抱了起來,“砰”一聲,狠狠將她抵在墻上。
  周放下意識抱住他的脖子,低頭看著他,一動不動。
  宋凜一揮手,將周放手里的挎包扔出好遠。
  周放忍不住笑:“那是愛馬仕。”
  
  宋凜死死盯著她,目光咄咄。
  “你故意的?”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