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日久成婚 > 第46章 別做太丟人的事

第46章 別做太丟人的事

作品:日久成婚 作者:糖果城堡 分類:浪漫言情 字數:5279 更新時間:2019-10-11 08:20:11

    他明明是一個很優秀的總裁,為什么感覺他情商有些偏低?這是為什么?

    心里很抓狂,但是清楚薄煜韜就是一個喜歡多問的人,她不回答,他就會一直問下去。

    陸錦溪只好說,“這周六晚上,有朋友介紹我去《愛我,別放棄》電視劇的慶功宴。那里會有不少電視劇出品方出席,我想拿著我們的作品去試試。說不定運氣好,可以賣掉一兩部作品。如果漫畫被改編,就會引起全國的關注。到時候,也能帶動雜志創刊號的銷量,只要首次發行銷量還行,那這間雜志,就能存活下去。”

    薄煜韜不忍心提醒她,現在的出品方,一般是買熟人的作品。

    就算真的看中作品的質量,而買新人的作品,也給不起高價。

    她誰都不認識,哪怕她的作品已經小有名氣,也不會有人輕易冒險,買她的作品改編。畢竟,她現在連雜志社都沒有了,根本沒有什么說服力。

    說不定還被陸慶旭和林主編說壞話,影響作品的名聲,甚至他們還會去收買雜志銷售商,不進她的雜志,讓她的漫畫雜志滯銷。

    她想法簡單,有一股讓人感覺動容的沖勁。

    薄煜韜不忍心打斷她的憧憬,她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成功,那他能做的,也就是在背后助她一臂之力吧。

    他問她,“慶功宴在哪里舉行?”

    “黃金漢爵。”

    他微微頷首,“我知道了。”

    陸錦溪懟他,“你知道?你知道個屁啊。你什么都不知道咧你。”

    薄煜韜有些危險的瞇眼,聲音低沉,“又說臟話,想被揍了吧你!”

    “你是我什么人啊,要你管啊,我想怎么說話,就怎么說咯?!”

    看著她無所畏懼,絲毫不怕他的模樣,薄煜韜簡直氣得語結,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抬了抬鼻尖,一臉淡漠的看著她,“你倒是說說看,我是你什么人?”

    “你什么都不是!”陸錦溪有些負氣的說。

    只怕,這些天,他沒來找她,是在陪女朋友吧。

    結果還責怪她沒有去找他,只怕他巴不得她不纏著他,不給他添麻煩,但是他想找她,隨時都能來找到她啪一次的狀態吧。

    “呵~”薄煜韜被她這么一懟,也是來了脾氣,拉著她的下巴靠近,兇狠的用力的吻住她的唇。

    還在她柔嫩的下唇上咬了一口。

    見血了。

    鐵銹般的咸味,充斥在兩人空中,陸錦溪驚痛一聲,用力的推開他。

    咸咸的味道,繼續從咬破的口子上沁出來。

    陸錦溪摸了摸咬破的皮,怒目而視,“薄煜韜,你屬狗的嗎?”

    “呵呵噠,你不是也喜歡咬人?”

    “我是我,你是你。你別學我做事!”

    “那你也別學我說人啊。”

    陸錦溪睥睨著他,“大晚上的,你找我,該不會只是為了質問我,為什么不去找你?然后啪一頓,然后再咬我一口?”

    “不然咧?”薄煜韜看著她,“男女之間出除了這些,難不成還有別的什么事?”

    “哦!”陸錦溪恍然,薄煜韜真的把她當啪啪的對象,而不是想跟她處對象,想到什么,她說,“對。上次你給我爸爸墊付的醫療費我還沒給你。我現在還給你,你把你卡號告訴我。”

    “我看你是欠收拾了!”薄煜韜咬牙切齒的說,難道,她就這樣想跟他劃清界限?

    連八十萬,都要分得一清二楚?!

    薄煜韜簡直快要被氣死了。

    陸錦溪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支付寶,“算上你買電動車的錢,加上給我買手機的錢,給你八十九萬一千塊?”

    “陸錦溪,你活膩了!”薄煜韜拿著她的手機,就扔到了后車座上,“幾十萬你都要跟我算得清清楚楚,你到底想怎樣?”

    “我不想欠你的情!”陸錦溪趴在后車座上,去抓自己的手機,結果夠不著,整個人都卡在車座頂上,夠不著手機,也挪不下來。

    像只烏龜一樣,進退不便。

    如果是以前,她拿了他的錢,占了他的便宜,他不要她還,她可能就不還了。

    畢竟她很缺錢,而他又有錢到流油。

    可現在不行。現在如果拿了他的錢,總感覺像是他拿錢買著跟她啪啪啪了幾次似的。

    這讓她有特別明顯的交易感,無端讓她覺得自己要低她一等。

    薄煜韜瞥過眼去,就看到她裙子下,修長的雙腿,白皙而勻稱。

    喉嚨一熱,不可收拾。

    原本已經結束的事,又一次被激發出來,不受控制的抱著她的腰把她拖了下來,按在自己腿上。

    “你——你干嘛?”忽然被拖出來,陸錦溪驚慌了一下,再扭頭對上他的眸,眸光中傳遞的濃郁的情感,讓她知道,他想做什么。

    想要逃跑已經來不及,薄煜韜力氣大的驚人,抱著她的腰,讓她跪在車座上……

    薄煜韜很喜歡吻她,她的身體很香,如同春天的櫻花,清淡雅致,讓人著迷。

    陸錦溪無法承受,死死的抓住車座,軟綿的哀求,“小舅舅,你別這樣。”

    “乖。”他眸光火熱,幾乎可以把她燙傷,“不要拒絕我。”

    她唯有死死的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來。薄煜韜他真的……太過分了,居然這樣親她……

    手機鈴聲響起,是陸錦歡打過來的,陸錦溪猶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你停下!你停下!是我妹妹打過來的!我出來有一段時間了。我得回個話。不然他們會擔心我的。”

    薄煜韜放開她,放下車座,幫她拿過手機,陸錦溪如獲大赦一般,連忙接通。

    陸錦歡,“喂,姐姐,你去哪兒了啊?”

    “我忽然想到外面有點事,我就出來了。晚點我會回家……啊!”

    話還沒說完,薄煜韜就抵了進來,瞬間的不適應,讓她沒控制住的喊了出來,怕自己的異常會嚇到陸錦歡,陸錦溪只好死死的捂住嘴,屏住呼吸,動都不敢動。

    陸錦歡分外懷疑,“姐姐,你怎么了?”

    陸錦溪用力的克制自己,“沒事,沒事。我很快就會回家。你晚點幫蘇阿姨他們叫車,送他們回家。”

    吩咐完,陸錦溪匆匆掛了電話,扭過頭來,對著薄煜韜的肩膀上就是一錘,“薄煜韜,你要死啦!在這個時候你還搗亂,你是不是想把臉丟干凈,才算完事?”

    薄煜韜扣著她的下巴,“告訴我,我到底是你什么人?”

    “你是不是有病啊。”陸錦溪就開始有些炸毛了,“你是我什么人,我說了能算嗎?!”

    說著,就順勢努了努嘴,一口咬住了他的指頭,用力的磨了磨。

    “陸錦溪,你是狗嗎?還咬我!”薄煜韜被咬了一口,刺痛得厲害,也不敢抽,怕她沒輕重的真能咬掉自己的肉。

    他的食指,還要簽字的呢!

    陸錦溪就是不放,咬了一口也泄恨了,也不能真的把他這根手指給咬斷吧?

    可是如果松開他,豈不是顯得自己認慫了,很沒面子?

    結果,咬著的牙齒逐漸放松,最后變成了啜,軟軟的丁香小舌在他指尖,軟軟的,很膩,膩得好像能把鐵一般的心融化了似的。

    薄煜韜感覺自己喉嚨都能噴火了,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啞著嗓子,得意的笑道,“說到底,其實你更想吮一下吧。好的,下一次換給東西給你嘗。”

    他這樣一說,陸錦溪連忙吐了出來,罵道,“你還要不要臉啊!誰要吃你的手指,剛剛抽了煙,臭死了啦你!還要給我嘗那個?你要是敢,我連根給你咬斷!”

    不怪陸錦溪多想,是他說的話中意有所指,暗示的意味太明顯了!

    薄煜韜貼近她的臉頰,氣息灼熱的灑在她臉上,“你確定你舍得?”

    “你試試就知道了!”

    目光落在她一張一合的小嘴上,薄煜韜終究沒忍住,俯下頭就吻住了她的唇,而后抱著她的腰,不再跟她斗嘴,繼續沒有完成的事……

    他倒是有些期待,那一幕的到來。

    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時間地點都不合適,強迫她那樣做,太逼急了她,以她這個火爆脾氣,還真有可能把他給咬傷了。

    綿長的承歡,最終結束。

    陸錦溪累得睜不開眼,躺在座椅上,大口大口的吸氣。

    薄煜韜找了礦泉水和濕巾紙,幫她做了簡單的清潔。陸錦溪緩過氣來,自己整理衣服,真擔心他又野性大發,要對她做那種事。

    眼睛落在他的手指上,被她破皮了,沁了一些血絲出來。

    陸錦溪有些抱歉拿過他的手,仔細的看了看,“對不起。”

    若不是她說,他還不知道自己的手,受傷出血了。

    沉默的翻出車廂里準備的醫療包,找到創可貼給自己貼上。

    陸錦溪想到自己還是沒有把錢還給他,就找到他的西裝,從他的西裝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機,忽然就劃開屏幕,被屏幕上的照片給愣住了。

    薄煜韜一抬頭,就看到她拿出自己的手機,不禁愣了一下,隨后趁機搶過來。

    陸錦溪眨巴著眼,“你怎么會有我高中時候的照片?!”

    她看得很清楚,他用的屏保圖片,就是她高中時候的照片。

    照片里的她,還是長頭發。

    大概是她十五六歲時候的模樣。

    只不過她十六歲的時候,因為一場意外而失憶了,但是在這之后,她絕對可以肯定,自己是不認識薄煜韜的!一直到十八歲跟顧亦航訂婚的時候,她才在顧家第一次見到薄煜韜。

    失憶之前,她也確定自己不認識薄煜韜。畢竟,陸家和薄家之間的門第,真的相差太遠太遠了,就是完全兩個不同的世界,她根本就沒有機會認識薄煜韜啊!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