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黃蓉落難記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品:黃蓉落難記 作者:逍遙 分類:懸疑推理 字數:4751 更新時間:2019-10-11 06:56:36

"好了!到床上躺著去!把腿分開!"呂文德走到黃蓉的兩腿中間,雙手抓著她的兩條小腿,往上面推去,一直到大腿快要碰到她的乳房時才停止。

呂文德俯下身仔細的觀察著,暴露在眼前的黃蓉的生殖器,只見她那地方濕漉漉的一片,充血的yin唇腫得像張開的小孩嘴,鮮紅的嫩肉向外翻著,jing液和yin水潤濕了她整個大腿根部,紅腫的肉縫大大的張開著呂文德用手撫摸著黃蓉那充滿蜜汁的yin戶,她那才剛高氵朝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呂文德用手指揉搓著她的陰核,并自身后用力地抓捏著她下垂的豐滿乳房,肥胖的身體更靠在她的背上以及彈性的豐滿臀部,不斷抖動的舌頭從她的背部一直舔過臀部直至她敏感的陰部,在她的陰核上不斷地吸舔著。

呂文德的嘴伸向黃蓉的陰部,舌頭開始在她的yin唇中間滑動。他用手將兩片肥厚的大yin唇分開,舌頭伸進狹長的yin道,舔著yin道壁上褶皺的嫩肉。然后用牙齒叼住黃蓉的小yin唇向外扯去,把剝了皮的yin蒂含進嘴里舔吸。

"嗯……啊……嗯嗯……"下體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黃蓉的身體開始不停地扭動起來,嘴里也不斷地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求你了,別弄我,我……受不了!"在呂文德肆無忌憚的奸玩下,黃蓉似乎感受到了害怕,展開了自己的反抗,她的身體不斷扭動,雙腿像是要并攏來,卻因為被呂文德死死抓著而扭動成各種形狀,兩條玉腿像是麻花般的在呂文德手中變換著不同的角度。她雙手亂擺,一只手放在下體想要擋自己的私處,另一只手撐在床上想要爬起來,口里不住的低聲哀求著。

"騷婊子!少羅嗦!嘿嘿嘿!是不是又想要了!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來!

把屁股抬高一點。想要?就求我操你!"此時,也加入戰團。趙志敬的雙手用力地揉捏著黃蓉那豐腴的大腿,并向上用力,使得她那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

"求求你……操我吧……"黃蓉說完,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的扭動起身體來。

"沒聽清楚,再說一次,但這一次要一面說,一面擺動你的屁股。"趙志敬仍不放過黃蓉。

"求……求……你……操我吧……"黃蓉的聲音顫抖,說完,她咬住下唇按照趙志敬的要求,慢慢扭動著雪白、渾圓的屁股。

"好美的屁股呀!"趙志敬嘴里贊嘆道,情不自禁地用雙手不停地撫摸著黃蓉滾圓的屁股。黃蓉的屁股開始顫抖,雙手吃力地撐在地上。這時呂文德走到她的前面,將更加暴漲的gui頭捅進她嘴里,快速抽動起來。

"嘿嘿嘿……"趙志敬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rou棒,頂在黃蓉的花瓣上,黃蓉想逃避,可是嘴里插入的yin莖,正不斷的搓插蹂躪著她。

"啊……"趙志敬的yin莖向前挺進,巨大的gui頭推開了黃蓉柔軟的肉門進入里面,充滿蜜汁的yin道,變得十分滑潤敏感,yin莖一下子就抵到最深處。

"哦……嗯……"黃蓉疼得哼了一聲,兩個男人一前一后地奸辱著她,形成了一幅十分淫蕩的畫面。黃蓉的身體同時插入兩個男人的yáng具,極度的羞恥使她痛不欲生。

"啊……"前所未有的刺激使黃蓉的身體不由得緊縮,趙志敬不理會她的樣子,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火熱的rou洞里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rou洞里的嫩肉開始纏繞rou棒。

趙志敬單膝跪地,屁股一前一后的在黃蓉的兩腿間快速聳動著,猛干著她的yin道。gui頭在她的肉縫里進出自如,發出撲嗤、撲嗤的聲響,每次下去都會擠出一泡yin水,泛濫在yin戶周圍,粘連的那根東西像是剛從油鍋里撈起的油條,油漉漉的。

黃蓉一邊呻吟著,一邊專注的吮吸她嘴里的rou棒,她不敢抬頭,正在享受她口技的呂文德一直往前挺屁股,象要把整個陰囊和里面的兩個卵蛋都塞進她嘴里。

在黃蓉的下身,yin道包圍yin莖的部位不斷有一滴一滴的液體往下滴,稀溜溜白花花的,象是jing液,還有可能是她的yin水,黃蓉的粉臉漲的通紅,身體隨著趙志敬的抽送,不時抬起屁股迎合著那個強行侵入她身體的肉棍,雙腳自動伸到趙志敬腰上并夾住,趙志敬使勁的操著黃蓉,她的肉體被操得前后聳動,她的嘴也被另一個的yin莖給堵住了,那yin莖又粗又長,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使得她無法喊叫。她那豐滿的乳房,也被呂文德的兩只手抓住使勁的揉捏著。就是那菊花蕾似的肛門也被趙志敬用手指使勁的扣摸著。可以說她全身沒有什麼地方不被男人們扣摸揉弄的……。

"啊…啊…啊……啊……這婊子的bi……實在是……太美了……夾得緊緊地……好舒服…。

趙志敬張大嘴,眼睛向上望著天花板,抽送的動作一次比一次猛烈。gui頭在黃蓉的yin道中磨得又紅又大,酥麻的感覺使他的身體陣陣抽動。黃蓉的身體被瘋狂的趙志敬死命地壓住,連扭動一下都不可能,兩條大腿被用力掰開到最大限度。

呂文德用手抓住黃蓉一對飽滿的乳房,十分舒服地玩弄著,手指捏住ru頭,用力向上拽拉。

"啊……"黃蓉疼得皺了一下眉,頭向一邊扭過去。

呂文德不光玩弄黃蓉的乳房,雙手還在她的腰間、肚皮上游動,手指摳玩著她的肚臍眼。就這樣,黃蓉被男人同時玩弄著。插入她yin道的yin莖則不停的改變著角度旋轉著,激痛伴著情欲不斷地自她的子宮傳了上來,她全身幾乎都融化了,吞下yin莖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yin水也不停地溢了出來。

趙志敬的膝蓋離開了地面,身體向前彎著,幾乎趴在了黃蓉的背上,兩手按在她纖細的腰身兩側,下體猛烈撞擊著她的屁股,發出了急促的"啪啪"聲。

"嗯……啊……啊……"黃蓉的yin道被趙志敬瘋狂地抽插,驢一樣的yin莖象一根滾燙的棒,她只感到全身象是有千萬只螞蟻在爬,麻癢難當。

"啊……好美……好美的屁股……。"趙志敬拼命地奸淫著黃蓉,yin莖在yin道中飛快抽插。

"啊……"黃蓉的面孔已經漲得通紅,ru頭也凸了出來,閃現出紫色的光澤。

含著yin莖的嘴里發出濁重的呼吸聲。

"怎麼樣,舒服吧,同時被男人玩,舒服吧?"把yin莖塞進黃蓉嘴里的呂文德,開始調侃她,yin莖照樣在她的嘴里抽送著。在不停瘋狂的抽插后達到了高氵朝,他屈著腿,用手撫摸著黃蓉光滑的脊背,用yin莖頂住她的上牙膛,停止了抽送。

yin莖在她的嘴里連連跳動著,射出黏黏的jing液。

"喝下去,不準吐出來!"聽到嚴厲的聲音,黃蓉像夢游病患一樣,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了下去。

"放在嘴里好好的舔舔!"黃蓉的臉頰更加紅潤,她微啟紅唇迎了上去,在還在不斷冒出男人jing液的滾燙的gui頭上發瘋似舔著。

"唷……唷……。"呂文德舒服的呻吟起來。

"看那,流出來了,這婊子的yin水流出來了。"極度的羞恥使黃蓉痛不欲生。

雖然她心里非常厭惡被迫做的這一切,但是生理上的反應,卻使她的yin道開始流出大量的ai液。

"這婊子扛不住了,夾得好緊哪……噢……我也快不行了……媽的bi……看你夾……干死你個騷bi……干死你……干死你……"趙志敬不顧一切地繼續抽插著。也射出黏黏的jing液片刻后,從震雄風的呂文德來到黃蓉的后面,見黃蓉被趙志敬插弄這次,那朵后庭花比以往足足大了一圈,紅嘟嘟鼓在屁股縫里,柔嫩迷人。下面乾乾凈凈地,這會兒趴在床上,兩腿張開,層次分明的花瓣微微綻開,中間一只紅膩的肉孔,濕濕的散發著淫靡的艷光。

呂文德一手插在黃蓉白嫩的大屁股里,恣意掏摸起來。黃蓉兩肘撐著身子,雙乳懸空,殷紅的乳尖漸漸硬起,幾乎觸到床榻。呂文德僅是手指帶來的快感,已經足以令黃蓉戰栗。她嬌喘著抬起柔頸,玉齒不時咬住唇瓣。淫液濕答答滴落下來,黃蓉圓臀輕擺,迎合著手指的褻玩,沉浸在醉人的快感中。

黃蓉的臉色微變,突然間臀后一陣劇,不由得低叫起來。黃蓉屁眼兒收得極緊,呂文德一手攀住黃蓉肩頭,一手托著rou棒,gui頭頂住菊洞,緩緩使力。黃蓉蹙額顰眉,忍痛抱著圓臀,將肥白的大屁股掰得敞開,迎接rou棒的進入。紅嫩的肛菊在gui頭擠壓下漸漸張開,過於緊湊的后庭很快就到極限,gui頭圓端才淺淺沒入三分之一。呂文德吸了口氣,rou棒又硬上幾分,然后狠狠一捅。黃蓉呀的叫出聲來,被gui頭撐成一條紅線的肛肉被盡數擠入體內,那根粗黑的rou棒彷彿直接插在一團雪肉之間。她沒想到帶給自己無數樂趣的rou棒換個地方會是如此兇狠,屁眼兒彷彿被gui頭攪得粉碎,再整個捅入腸道,撕裂般的痛意從臀間升起,轉眼就傳遍全身。

rou棒還在繼續深入,一縷鮮血從擠成凹陷的雪肉中緩緩涌出,沿著掰成平面的臀溝一直淌到大腿內側。呂文德毫不憐惜地一捅到底,rou棒整個捅入腸道,享受著美婦肛肉的戰栗與呻吟,片刻后向外一拔。

黃蓉緊緊咬著紅唇,小聲啼哭起來。受痛的后庭愈發緊窄,呂文德抱著黃蓉的纖腰,在她受創的大白臀中用力挺弄,他的動作又快又猛,身下美艷的婦人一邊掉著淚珠,一邊乖乖挺著圓臀任他肆意捅弄。

隨著rou棒的起落,那只白生生的大屁股濺出朵朵血花。洗得乾乾凈凈的臀肉白膩光亮,曲線飽滿,猶如絕美的精瓷。此時臀肉張得開開的,被一根兇狠的rou棒斡進里面,捅得不住變形。殷紅的鮮血四處流淌,順著白滑的大腿源源而下,在水面上綻開片片血痕。

黃蓉的屁眼兒緊韌,腸壁的柔膩卻,尤其是腸道中一圈圈的褶皺,隨著gui頭的進出層層地涌起,又被層層推平,那種柔滑的觸感妙不可言。黃蓉的身子無處不柔軟,那只屁股猶如熟透的漿果,香軟滑嫩,抽弄中妙態橫生。

雖然屁眼兒被插得裂開,但里面一圈韌韌的軟肉卻完好無損,猶如一只肉箍套住rou棒前后滑動。呂文德心下大定,不顧黃蓉婉轉哀泣,只是一味蠻干。黃蓉挺著屁股,被一根rou棒插得鮮血直流。忽然腰身一緊,被呂文德兩手握住,接著rou棒在腸道里跳動著射出jing液。呂文德拔出變軟的rou棒,抱著黃蓉濕淋淋的身子放在床上。

黃蓉眼淚越掉越多,呂文德也不理會,按著玉人滴血的雪臀朝兩邊分開。柔嫩的屁眼兒綻出幾道傷口,里面猶如血洞般灌滿鮮血,不多時,一股濃精從血跡中滾出,流到兩腿之間。

縱然沒有得到黃蓉的初次,能讓這個熟艷的婦人再次落紅,呂文德也足可得意了。

接著,呂文德把變軟的yin莖再次插進黃蓉的花瓣,而且一直插到底,使他的小腹緊緊貼在黃蓉豐滿的臀部上,然后他把黃蓉的骨盆往前抬,趙志敬也把他的gui頭頂在黃蓉已經插入一根yin莖的yin戶上,想再插進去,黃蓉美艷而痛苦的臉龐,滿臉淚痕的看著兩個男人。黃蓉痛苦的叫道:"你們想干什么,!"但是趙志敬充耳不聞,他硬是把黃蓉的yin唇用力撥開,然后慢慢地把gui頭插了進去。黃蓉覺得身體爆發出從未有過的感覺,她覺得她的花瓣好像被撕開了似的,而趙志敬還是用力地往里插入,已經插進黃蓉花瓣的呂文德,則是同時用力地捏著她的乳房,不斷的抽動rou棒。黃蓉面前的趙志敬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把他的yin莖全部插進黃蓉的yin道里了,兩個男人開始瘋狂地抽插黃蓉,兩只rou棒同時抽插著黃蓉的花瓣。

黃蓉感到比剛才更加痛苦的感覺。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