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 第4章

第4章

作品: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作者:九紫 分類:懸疑推理 字數:3034 更新時間:2019-10-10 22:15:19

大夫又看了下盧大嫂的傷,表示不要緊,把傷口包扎一下,別進了邪祟就沒事。

盧楨去送大夫,大夫一直說不用送,盧楨還堅持送他走了一段,回來后輕聲和盧恒說:“大哥,你現在好好休息,剩下的事交給我,等我把爹娘救出來,再去給大夫挖藥房,那么多藥,總不會都毀在地動中了。”

盧恒只輕微的點了下頭。

盧楨想了想,又勸說了一句:“哥,想想嫂子,想想我侄子,你要不撐住了,讓他們娘倆咋辦?”

盧恒眉間有些痛苦的皺起,顯然這樣的傷勢,在沒有藥的情況下,他自己都不看好,但還是被盧楨激起了求生欲,看了身邊碗里的冷饅頭一眼,撐著身子拿起饅頭咬了一口,慢慢嚼著。

盧楨自己也吃了個饅頭,恢復點力氣,走到盧老爺子的房間廢墟前,喊:“爹,你和娘怎么樣了?”

之前和盧老爺子喊話的時候,只有盧老爺子回話,盧老太太一點聲兒都沒有。

“我沒事,你娘她……”盧老爺子聲音頓了一下,聲音傷感,“在床上。”整個床都塌了,他是恰好滾到床下,幸運的處在一個三角地帶,幸免于難,但老太婆……

盧老爺子眼眶發熱,卻還是振作了一下,問:“你哥他們怎么樣了?”

“我哥沒事,大嫂和小石頭也沒事!”

聽到盧楨的話,盧老爺子緊繃的心神頓時一松,又是笑又是哭的抹了把淚:“那就好,那就好。”

兒子兒媳孫子都能在地動中保存,對盧老爺子來說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他和妻子一把老骨頭,死不足惜,就怕僅剩的這一點骨血在地動中也沒了。

他紅著眼眶傷感的對床上廢墟中的盧老太太自語道:“你聽到了沒?兒子沒事,小石頭也沒事。”

或許是知道盧老爺子暫時安全,盧楨救他花的時間要比盧恒多的多,實在是從清晨就忙到現在,一刻未歇,不論是她還是小桃,體力都消耗殆盡。

盧楨手磨出好幾個泡,破了好幾處,可怕耽誤了最佳救援時間,根本不敢停下。

中途盧大嫂醒了一次,發現小石頭和盧恒都活著后,還想跟著一起救人,起身還沒走兩步,就哇一下吐了,整個人天旋地轉。

盧楨估計她是被砸的有點腦震蕩,讓她趕緊先休息,真想幫忙,就搭個爐灶燒些熱水。

盧老爺子出來的時候,已經快接近正午了,天十分炎熱,盧楨早已脫下了她的襖子,只著里面的薄衫。

她沒想到這里早晚溫差會這樣大,有種‘抱著火爐吃西瓜’的感覺,雖沒那么夸張,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天氣冷倒還沒事,天氣這么熱,就怕盧恒傷口發炎,還有在地震中死亡的萬千百姓,如果不能把這些尸體及時從廢墟中清理出來,之后尸體腐壞,病菌病毒傳播,瘟疫是遲早的事。

而小說中,也確實由地震引發了瘟疫。

盧老爺子救出來后,他就讓盧楨去休息了,他自個兒把盧老太太的尸體挖了出來。

其實他早有預感,不想嚇著女兒,只獨自挖出老妻尸體,用滿是血跡的被褥裹著。

之后,又去挖下人房。

盧家雖是商戶,卻并不是大富人家,是以家里下人也只有一個門房,和管家一家三口。

管家管著外面大小事務,他婆娘管著廚房和灑掃的活兒,他女兒作為丫鬟,家里細碎的活兒都是她在做。

門房是個老頭兒,在睡夢中就沒了聲息。

管家一家歸功于盧老爺子醒來的那一聲大喊,他常年跟著盧老爺子在外跑,人也警醒一些,救出來的時候居然還活著,雖受了些傷,卻和盧老爺子一樣,不是致命傷。

盧老爺子和管家兩人根本來不及傷感。

盧家是做布莊生意的,見兒子女兒孫子等人都沒事,老爺子根本閑不住,帶著管家就連忙往鋪子里去,對于商戶人家來說,鋪子里的貨就是他們的安身立命的本錢,況且還有那些跟他們一起跑商的伙計,能幫的他們也都需要看看。

這些都不需要盧楨去忙的了。

盧老爺子一挖出來,她就整個癱坐在樹蔭下,動都不想再動,一雙手插在打上來的井水里,掌心火辣辣的疼。

她倒是想給自己的傷口涂點碘酒消毒,只是此時天已大亮,沒了夜色遮掩,她所有的東西都沒辦法拿出來,只有洗干凈了手,拿了塊干凈的帕子裹上。

盧家開布莊的,盧老爺子房間挖出來后,最不缺的就是這些東西。

望著盧家院子里的水井,她腦子里想的卻是別的東西。

之后的瘟疫是霍亂,是通過飲用水傳播,現在井水這些都還沒受病毒病菌感染,她想著怎樣在空間的房子里儲存一些飲用水。

他們還得趁著瘟疫沒開始,得趕緊離開。

小說中,這次地震蔓延三個省,因是架空時代,具體地域又沒有寫清楚,只寫了南北,加上古代交通不便,信息閉塞,是以盧楨也不知道該往哪里去。

她記得女主他們一家是往東去的,足足走了一個多月才走出災區。

只是,要如何儲存水,之后又要如何拿出來呢?

完全避開盧家不管嗎?

這根本不現實,小說逃荒途中的慘狀,已經不止是逃荒了,還有那些餓極了的人搶奪,甚至殺人,還有災民組成的匪徒,這些都是危險,根本不是她一個人帶著個小娃娃能夠避開的了的,想要逃難,最好還是組成一個隊伍,和很多人一起。

她家是開糧油店的,糧油倒是不缺,只是不知家里的水龍頭還能不能用。

這樣想著,她意識已經回到家中,打開水龍頭,果然,一滴水都沒有。

它像一個靜止存在的獨立空間,就連加濕器噴灑在蔬菜上的水霧,都呈現出一種靜止在空中不動的狀態,可她用手去拂過,觸感冰涼。

家里四層樓,每一層都放有一個飲水機,飲水機里都還有大半桶水。

其它,就只有一樓裝著魚蝦的水產區有水,這個水也是不能喝的。

她穿過來的時候是夏末,水產區的魚缸里還裝著一缸小龍蝦。

她得想辦法往空間里裝水。

裝水的容器倒是不愁,除了四個空的飲水機桶之外,她家庫房里還有不少以前裝油的大鋼桶,后來新農村建設加上拆遷,附近的土地都賣了出去,也就沒多少人種油菜,她家榨油的機器和油桶也都閑置下來,堆在倉庫里積灰。

她在休息的時候,小桃卻沒在閑著,她只休息了一小會兒,就又繼續去廚房那里挖掘,盧楨休息的差不多的時候,也去和她一起去巴拉廚房的廢墟堆,從里面巴拉出不少米面出來,還有一罐打碎的豬油,鹽巴等。

鍋也碎了,只能用半塊鐵鍋搭在臨時搭建的爐灶上,和了些面,攤了點薄餅子。

中途盧楨又給盧恒喂了碗鹽糖水,想了想,讓小桃幫她看好兩個孩子,她自己走出去。

小桃不放心,連忙跟上來:“小姐,你……你是不是回劉家?”

她到現在還有些不適應她家姑娘這么大的變化,也沒把她之前說的合離當真,只當她要回去。

“不是。”盧楨搖頭,“我去藥房,看能不能給我哥找點藥。”

“那我也去。”小桃急忙說。

實在是地震剛過,到處都是廢墟,到處都是危房,十分危險,只她一個人,小桃不放心。

“不用,你幫我照顧好我哥哥嫂子,還有小石頭和寶珠,我去去就回。對了……”盧楨想了想,又卷了兩塊薄餅帶上,給盧老爺子和管家帶過去,“這里就交給你了。”

說著就快步離開。

她是真的去找藥材,同時也找在想辦法給自己空間里的藥一個合理的出處。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