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我只是個辣文女主 > 第六章溫泉里面艷事多

第六章溫泉里面艷事多

作品:我只是個辣文女主 作者:雙桃 分類:懸疑推理 字數:3411 更新時間:2019-10-10 06:59:42

溫泉里面艷事多。

邵庭晟是個玩樂高手,見面禮也當然喜歡別具一格。

一抵翠微湖山莊,二世祖先跟著二叔邵澤徽巡視度假村的日常公務,見完幾個高層管理,打著呵欠聽完述職,又老老實實陪邵澤徽進了個人別墅,一出門,喜羊羊嘴臉立馬換成灰太狼,叫鄭經理安排丁凝去妙清池,打算給這眼鏡大白兔一個驚喜。

他換了浴泡,迫不及待踱到女池邊,見丁凝雙臂折著,趴在一個橢圓藥池的岸沿,背上的皮膚一片酡紅,像喝過酒一樣,細細的泳衣肩帶幾乎快托不住前面的兩團傲人的大白兔了,長發盤成了小髻,用個仿古的桃木玫瑰簪子插著,卻還是有兩縷秀發滑在肩上,看得實在迷人。

邵庭晟覺得自己的眼光,果真是特么絕了。

自從去年在丁家舉辦的酒會上見到丁凝,就知道這不是個一般貨色,決定要收入囊中。

那天跟他一起在場的公子哥,眼光大多盯在丁凝的妹妹丁婕身上。

十七歲的丁婕穿一套ysl平口絲絨小禮裙,纖細的小腿連一根汗毛都沒有,嬌嫩的腳丫子上踩著christianlouboutin經典紅底蛇紋高跟,濃黑睫毛刷得根根分明絕無蒼蠅腳,像個沒有人氣的娃娃,下面是一雙看不見在場所有雌性動物的眼睛,在幾名年青少爺們的眾星捧月下,端著漂亮的雞尾酒,比公主還公主,美得不真實,就差抬起腳踝,放在男人的嘴下讓人舔了。

可他看得多了,已經厭了。完美無瑕的充氣娃娃,那是diao絲才喜歡的。

他偏偏注意到了角落沙發里的一團軟兮兮,肉呼呼的大白兔,戴著眼鏡,總是扯裙角,默默吸果汁,隔幾分鐘就不耐煩地看手表的微胖少女。

那天丁婕見到邵庭晟,知道這個是這回酒會的目標,撇開一群身價不足邵庭晟的的男人,仰著線條美麗的頸子緩緩過去,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悅耳,可又不能像別的女人那樣不矜持:“邵公子。”又將纖手扶在腰身,側了一側,讓這個男人看清楚自己出眾的品位和在場無與倫比的美貌。

邵庭晟的目光還停在大白兔身上,甚至有點不耐煩丁婕打擾自己,上下打量了一下丁婕,嘴角略一揚,似是笑:“丁二小姐,ysl和louboutin最近因為設計侵權的案子,正打官司打得如火如荼。”轉身離開,留下丁婕一人臉紅耳赤。

他看女人的眼光很毒,外表美的女人,就像是一個已經拆開包裝盒的禮物,什么都表露于外,沒什么新鮮感和想象空間了,給她脫掉衣服,也再不會比現在美多少了,尤其是這種欲擒故眾的女人,更叫他沒胃口,他邵三有什么沒看過

可是那個眼鏡少女,卻不一樣,潛力無限得很。

兩個大白兔掛在胸前,雖然裹得緊實,但邵庭晟的xray鈦合金狗眼,向來看女人厲害得很。

那身不大合身的淺色禮裙下,應該是一個讓男人瘋狂的身體。

那副笨重寬大,罩住半張臉的黑框鏡架后面,應該有一雙很懂得在男人身下嬌喘媚吟的嘴臉。

他帶著滿滿紳士風度地走過去,用迷奸過不少女人的動人眼光凝視角落里這個又在看手表的少女,沉沉笑:“丁小姐,趕時間今天這么熱鬧,可別辜負良辰美景,過來一起玩玩吧。”

這個女孩子把裙子領口往上提了提,抬頭,好像看不見自己帥氣得有多人神共憤,面無表情地望自己:“明天有期末考。”

期末考期末末考。

邵庭晟捏著長腳杯的腳,笑意優雅地凝結在嘴角。

一如既往,他像每次看上不同女人一樣,決定替天行道,好好地發掘這塊寶藏。

只是事實證明,啃下來,超乎尋常的有點兒難。

酒會后,邵庭晟找人打聽了丁凝的事情,又偷偷跑去她大學。

大白兔一見到邵庭晟,嚇了個半死,邵庭晟看見她受了驚嚇,更加蠢蠢欲動,強行拖到跑車里和學校隱蔽處,打算來個霸王硬上弓,可居然抵不過這大白兔的力氣,每次都郁郁寡歡而回,有時還負傷掛彩,還有一次,竟然還被她們系里校務處領導給逮個正著,拎到辦公室去寫了3000字檢討悔過書只差要報警了啊擦啊擦。

可這次不一樣了。

丁志豪都親自把女兒送到了自己嘴巴下,要是再放過,自己這沿海不倒金槍小霸王的花名也太浪得虛名。

讓貼身服務管家把丁凝送進玉女池時,邵庭晟想她肯定要跟以前幾次那樣,又打又踢,特地先前在健身房練了會兒肌肉,又吃了一頓飽,估摸著一身力氣都攢足了,驅散了方圓三里的人,清了場子,想這次怎么著也得拿下,沒想到這大白兔,還真變成了大白兔,霧氣騰騰中,軟在自己手里,動都不動,還發出貓一樣的叫聲,完全沒有以前的大驚失色。

邵庭晟激動難耐,喜出望外,垂頭在她耳邊小聲說:“就知道你也喜歡我,裝了這么久,裝不下去了吧”

喜歡你x個o啊老兄。

老娘連你的正面相都看不見啊,誰知道你方的扁的圓的啊。

敢不敢先把爪子挪開再把清涼油遞給我啊。

丁凝蹬了蹬兩條腿,連個水花子都打不起來,身體被這個人撫得起了一層一層雞皮疙瘩,下意識察覺這具身體很怕這個人,只能氣息低弱地喃喃:“你是誰”

邵庭晟纖唇笑得快斜到了耳根邊,手一擴,又把滾圓狠狠揉了兩把,引出她憋不住羞恥的叫吟,邪邪一笑:“喲嚯,還懂得玩陌生人請調了是想裝受害人,還是加害者啊,我都沒問題。”

丁凝清楚了,這個是原身認識的男人。

這不坑人么,還當自己風流韻事多,沒想到這個老實女孩也認識這么放縱的男人

正想著,丁凝胸口一松,一顆被蹂躪了半天的大包終于暫時擺脫荼毒,還沒松口氣,這男人的手伸進了湯池里,一下子摸索到自己兩條腿中間,。

跟男人近距離接觸都受不了,更何況這種直搗黃龍的過密動作。

丁凝身子一僵,又軟了幾分,打起精神想要斥罵,還是軟綿綿的沒力氣,變成十足的嬌媚:“你混賬”

罵音剛落,腦袋里靈光一閃,就像這段時間正在學習的ppt一樣,飛閃過去一副副畫面,全部是這副身體里原身丁凝殘存的記憶。

畫面一:

丁凝站在公寓門口,見著從跑車上下來,一臉浮浪氣的年輕男子,抱緊了懷里厚厚一摞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邵庭晟,你來找我干什么”

男人的面貌模糊,看不清楚,長腳一跨,走近幾步,隱約見著在笑:“來媾你。”

媾是泡妞求愛的意思,東南h城那邊的人喜歡說“媾”,顯得更隱晦香艷,丁凝低頭朝圖書館埋首奔去:“我還要搶位置呢”

留下邵庭晟一個人風中凌亂。

畫面二:

丁凝被邵庭晟逼在教學樓拐彎沒人的角落:“邵庭晟,你要干什么”

邵庭晟長臂撐在墻壁,用偶像劇里用到已經俗爛到不行可還是奪取少女芳心必殺技的姿勢,俯下身,笑:“干你。”

丁凝忍住,等了半天,聽見上課鈴聲響了半天,他還沒放開的意思,用蝴蝶袖的大力神掌臂往前一搡,推開邵庭晟:“教授要點名了遲到了要扣學分的”

留下邵庭晟捂著被捶得酸痛的胸口繼續凌亂。

丁凝又清楚了,這就是邵氏集團那名風流倜儻的邵三公子邵庭晟。

邵庭晟聽她罵人像在撒嬌,耳熱頸燒,又嘟了嘟嘴,不甘心:“什么混賬這回可是你親老爸給咱們做媒拉線的。丁志豪這老狐貍嘴上不說,不知道多想把你嫁到我們邵家,就差把你親自打包快遞送上我床了。”

原來那個丁志豪不單是個拋棄原配的,還是個賣女兒的。

也料不到這個邵庭晟跟原身有一腿,丁凝憑那些記憶和現在自己身體的反應,感覺原身肯定是不情愿的,想到前世自己被舅母賣到侯府做粗使丫頭的重活,一雙手腳磨出了繭,破了皮,后來碰到好色小侯爺,又被迫承歡,這一段往事,跟這具身體在現代倒是同命相連,都是被親人出賣,被好色風流之徒強迫。

原來不管真實世界還是虛擬世界,不管現代還是古代,都有這種破事兒。

只是,既然重給機會,她絕對不會再被人欺負了。

想要逃離np辣文,就是不想當男人玩物,怎么可能再陷進去一次

丁凝正一邊克制著越來越潮漲的情動,一邊努力想法子脫身。

可邵庭晟卻已經沒耐心了,拉開浴袍腰帶,露出半個精瘦健壯的年輕身體,身子一彎,趴在池邊,手肘一勾,氣沉丹田,hold住一口氣,“嘿霍”一聲,像扛大米一樣,從池子里把的她抱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趕得有點慌,有沙子bug神馬的,以后捉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