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山村流氓醫生 > 第065章芝麻開花

第065章芝麻開花

作品:山村流氓醫生 作者:luoxiaolei 分類:浪漫言情 字數:3654 更新時間:2019-10-10 06:50:32

“好,不服也可以,那我們就比比看,反正有這么多的醫護人員在,咱們到底誰有實力,誰更有資格做這個部長,比比就是,如果我王李壯輸了,我誓再也不見軍醫部。”

李壯的話可謂說的是字字鏗鏘有力。張隨風一聽,立刻說了句:“好!”比就比,誰怕誰啊,張隨風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從醫那么多年,醫術竟然會比一個毛頭小子差。

說比就比,第一站比醫者的臨床知識,所謂的臨床知識是指醫者對于臨床方面理論知識的掌握,當然包括很多層面,尤其是一個外科醫生來說,比如很重要的解剖知識,比如很重要的一些疾病的診斷與判斷。這個問題是由其中一個名叫李龍的年輕醫生提的,這李龍也是從德國一所世界聞名的醫學院校畢業的,理論知識可以說是非常嫻熟。

李龍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如何判斷一個受了外傷的患者脾臟破裂?

這個問題剛問出來的張隨風簡直要氣爆了,他真想上前去揍李龍一個大嘴巴。

很明顯,李龍這個問題是向到著李壯的,為什么要這樣說呢,因為這個問題是普外科的問題,而他與張隨風共事多年,自然知道張隨風對于普外科方面的知識是一竅不通的,是的,他只對骨科感興趣,偏科現象非常嚴重,按說作為一個醫生,這樣偏科的情況是絕對不能夠的,畢竟醫生不像那些里工科,對于理論知識的全面掌握還是很有必要的。

此刻,張隨風面色蒼白,他的手顫抖著,就在李龍將問題問完的時候,他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但李龍卻是對自己提出的問題相當滿意,或者說,他早就看張隨風不滿了,只是自己是下屬,有心無膽,如今在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捉弄一把張隨風。

但李壯卻完全沒有想到李龍的一個問題竟包含這么多的學問,但是對他來說并不重要,因為這個問題對于醫學知識掌握牢固的李壯來說非常簡單。

所以趕在張隨風支吾起來,李壯便搶先回答了這個問題:“第一,要看這個患者哪個部位受到了外傷以及受到了怎樣的外傷,因為脾臟位于左側腹部,所以受傷部位非常重要,第二,脾臟是造血器官,損傷的話會導致大量出血,而大量出血又會導致失血性休克。第三,診斷性腹部穿刺是診斷脾破裂的重要依據。一旦穿刺有血跡,配和以上兩點那么診斷即可成立。”李壯在完美回答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一旁的張隨風只是目瞪口呆地望著他,他自然不敢相信李壯對于基礎知識的掌握竟然如此準確,所以這一輪他甘拜下風。

而李壯的完美回答也迎來了在場所有醫務人員的熱烈鼓掌。

第二輪,第二輪不同于第一輪,是實際操作,所謂的實際操作,就是外科醫生遇到緊急外傷的病人所進行的實際操作,在這時基礎知識變的次要,更主要的是你手上的功夫如何,俗話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你是一個好的外科醫生,那么手頭上的功夫畢竟萬分嫻熟,為了確保比賽的公正,比賽場地選在了手術室。

這時剛好有一個士兵受傷進來,這個士兵受傷部位是在小腿上,是拉練的時候不小心被利器劃傷的,以至左小腿上有一條長約6厘米但深度不詳,張隨風一看,心里自然是萬分開心,他得意地笑了,因為他對骨科方面事情的處理還是非常得心應手的。

而且這是一個小傷口,太小意思了。

所以當病人躺到手術臺上的時候,張隨風搶在李壯之前便來到了病人面前,此刻的他顯得萬分自信,他連問都沒問就像護士要了手套開始最簡單的清創,李壯在一旁看著,卻是忽然間后背直冒出了一脊梁骨的冷汗,是的,李壯萬萬沒有想到,第一次看張隨風清創,竟然如此沒有技術含量,竟然如此鹵莽。

他戴上那滿是滑石粉的手套,卻連手都不一下。

要知道那手套上面可全是滑石粉,若是不沖洗趕緊,那么勢必等下接觸傷口的時候會將傷口污染掉,接下來造成的后果就會更加嚴重了。

滑石粉一旦落入傷口,就會在原有傷口的基礎上造成雪上加霜,就像平日里大家所說的傷口上撒鹽一樣,所以此刻李壯真想大聲喊出來,但最終忍耐住了。

接下來張隨風只是簡單地做了下清創消毒,就很草率地打了麻醉,正當他拿出針線要將傷口縫上的時候,關鍵時刻,李壯喊住了他:“張部長,你不能就這樣敷衍。”

當李壯大聲說出來的時候,在場所有人也都目瞪口呆地望著張隨風,都用困惑地目光望著李壯,在大家看來,張隨風似乎是沒有錯的。只見李壯沖到張隨風面前,說:“你不能這樣縫了,你這樣縫的話會導致嚴重的傷口感染。”

張隨風更是目瞪口呆了,卻是這時候李壯嚴肅地對一旁的護士說:“再給我一雙手套。”

接著李壯轉向士兵,詳細的詢問受傷過程,以及傷口是被什么利器所傷的,那士兵想了一會,說了:“是玻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如果是玻璃的話那麻煩就大了,因為傷口里可能還殘留著玻璃,但張隨風剛剛卻并沒有仔細檢查傷口,這意味著玻璃很有可能還藏在傷口里面,如果里面有玻璃,那患者不但傷口長不好,而且會很痛苦。

張隨風顯然對李壯的插入十分不滿意,他的臉色陡然間變的非常難看,于是到底冷冷地質問起李壯:“你要做什么!”但張隨風顯然沒有以前做部長時的囂張了,畢竟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是副部長,而聽到張隨風如此一問,李壯轉過身子望著他,接著鄭重地說了句:“張部長,這樣的清創是極度不合格的,會導致嚴重的后果。”

這是對張隨風的直接挑戰,張隨風憤怒了,他的身子顫抖著,臉色青的更厲害了。

“不合格?真是可笑,我張隨風行醫這么多年,你去打聽打聽,這桂林城有誰不知道我張隨風的大名。”事已至此,張隨風卻依舊不改吹噓的本色,這讓李壯覺得很討厭,畢竟行醫不像別的,別的方面還可以放松點,吹點牛皮也沒關系,但醫學能吹牛嗎,醫學如果也吹牛的話,那是會死人的,李壯說著就在心里捉弄:“哎,基本沒什么醫患關系不醫患關系不說,要在21世紀,那醫患關系高度緊張的狀態,你這樣做,早……”

“好,我就讓你看看你有多么不合格。”李壯堅定地說了出來。

接著他冷靜地轉過身,讓護士用生理鹽水將手套上的滑石粉統統清洗掉。接著來到那傷口面前,指揮把無影燈對好光,這樣在光線的照耀下,士兵左小腿上的傷口顯得清晰極了,只見那傷口里面隱隱有一些光的東西,在光線的照耀下更加明顯了。

李壯拿著鑷子,他小心將傷口分開,露出一些破裂的脂肪組織,而就在那血肉模糊的脂肪組織里面,李壯如同一臺顯微鏡一般用鑷子找到了其中一塊著亮光的細碎玻璃,接著拿出來,在這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當然包括張隨風。

張隨風自然不敢相信自己處理完之后居然還會是這樣的結果。

李壯用鑷子夾出來之后并沒多說什么,而是把那玻璃放在了彎盤里,接著他的精神再次緊張起來,在詳細檢查了傷口之外,他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延長擴大傷口。

“你決不能這樣做!”張隨風大聲吼叫了出來。

“為什么?”李壯卻是表現的非常平靜。

“別人本來就有傷,你還要擴大傷,這是什么話!”張隨風說的理直氣壯。

“張部長,請你考慮明白了,擴大傷口并不是增加傷口,而是為了讓傷口更好地愈合,凡是認真檢查了傷口的人都會知道這傷口很深,而且血肉模糊,很怕傷到了神經和肌腱,萬一傷到了那可不是一般的清創那么簡單了,所以擴大傷口一是為了更好地檢查傷口清晰傷口,二是排除其他意外情況,利大于弊。”

“你——”待李壯說完的時候張隨風整個身子已經徹底顫抖了,但他又無法抓到李壯的不對之處,畢竟李壯說的都有道理,因此,再爭論下去只會讓自己更加蒙羞。

“我就要看看,看看!”張隨風直這么說。

李壯搖了搖頭,他再次從入到緊張的清創中。

“利多卡因。”他堅定地說,“張部長的麻醉沒打好。”

待到麻醉滿意后,李壯小心分開那模糊的血肉,接著按上下左右的順序擴大延伸傷口,沒到一會,整個傷口就完整而徹底地暴露了出來。

待到完全暴露的時候,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士兵受的傷還非常嚴重,并不是一個小小的玻璃劃傷,因為暴露傷口的時候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條短裂的肌腱,李壯將那裂開的肌腱用兩個鑷子一夾,拉了拉便看到有肌肉在運動,接著對張隨風說:“張部長,你看到了嗎,這就是為什么要延長傷口的原因。”

張隨風再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是的,今天,他感到自己徹底被一個年輕醫生羞辱了,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眼前的這個年輕醫生確實是醫術高明,年輕有為,因此張隨風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已經徹底敗了,敗的完全,敗的徹底,敗的一塌糊涂。

“我認輸,王部長,你勝了,我退出。”最后張隨風只是簡短地說了這句話,接著他轉身離開,頭也不回,李壯直大喊:“張部長!”但……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