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目睹老婆背叛,我悄然離開 > 第十八章 再回首,淚眼朦朧

第十八章 再回首,淚眼朦朧

作品: 目睹老婆背叛,我悄然離開 作者:郎心已冷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7839 更新時間:2019-10-09 15:29:43
我是很愛前妻的。回顧一下,讀書時我在前妻之前暗戀過別人,為何一直無實質發展,我覺得除了自己欠缺主動,主要是那位女同學無法提供前妻給我的感覺,她也太靜,我們走在一塊的話會很悶,不自在的。前妻就不同,有時很刁蠻,行為很傻很天真,但更多時候,我適應了她小鳥依人的感覺,覺得她如同身體一部分,可以親蜜無間。也許我不需要女友比我強,這樣會滿足我的保護欲,當大哥是挺爽的。我一直愿意給她幸福,給愛的人幸福其實也就是給自己幸福。 她變成那樣,我哭,卻不想讓她看到;心痛無以復加,卻表現淡定。我不想以懦弱的失敗者形象向她呈現,哪怕她不再愛我,我也希望在她面前留下尊嚴。我選擇冷靜處之。確實,我也恨她,恨她不珍惜我們的深厚感情和美滿幸福的婚姻,當然,各人有各人的標準,但我會努力做得更好。同時,我也還愛著她,也還以為,只有我才能給她幸福。 她確實是被誘騙出軌的,人家花了很多心思,而她也太傻太天真。S能說會道,工作能力也行,譬如他把自己少小的不幸,青年時代的好學上進,“自學成才”,聲情并茂的感動了她,她由聽眾變成粉絲,來往親近了。S交代,她曾哭著推拒,但S太會說了!也許因“憐愛”而要“獻身”,卻不想事后還被掀被子偷拍。她要搶相機搶不過。后來,S對她“越來越好”,掩飾也好,她終于迷失了。這些我一直不想寫出來,寫是難過的。這是梗概。網友不要再細問。節后我找白黑兩道整了S一鍋,相機也砸了。我朋友的兒子在跟他女兒“拍拖”,他的仕途也基本完了。我說過會伺候他終老的。我前妻其實也是其染指的受害者之一,有個早已走人的外地女孩還曾被這個“積極分子”弄大了肚子,S親口交代的。 離婚后我的表現,明眼人都知道我在等她回歸。但面臨的考驗太大,雖然我的婚姻我作主,但我不忍讓父母傷心,視若女兒的前妻出軌對他們打擊實在不輕。我隱瞞不過的,父母根本不相信離婚是我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雖然前妻道歉認錯,“不能和你一起”的話恐怕真會去死的,她已有些抑郁了,但我還是覺得她受的懲罰還輕,盡管我痛惜不已。因她犯錯分手幾個月又當無事似的復婚,我還辦不到。那么,放手吧?我也做不到。雖然說過希望她找到幸福,但若她真的找到幸福,我會很不好受。人總是自私的,除非被洗了腦。 我就是這么矛盾。誰催我都沒用。我媽現在也有心無力了。其實細想一下,我也真可怕,我愛上了前妻,也把她私有化了,離了婚亦然。我這樣是可怕,但我生活很沒趣?也不覺得。至少我是個會審時度勢、會說話的人,不單工作上如此。我與前妻也有共同愛好,家庭生活充滿生機。 以上,我已把自己的心思交了底。現在我也不常與前妻聯系,我還需要時間。但我相信前妻會看到我寫這些。她晚上除了電視就是電腦,還看看書。工作雖忙,但上網閑逛時間總會有。看到也好。我甚至覺得她可能讀懂了我的心思。我總不能像冤婦般痛哭。
前妻犯錯,我認定是外因起主要作用,S供了證詞(確有錄音),前妻沒經濟或職務上的訴求,S也沒離婚的愿望。之所以我要長期修理他,正如我們方言所云“有咁多風流就有咁多折墮”,他表面正派,暗行不軌,我倒要一筆一筆的整治他。我修理人家,與前妻無關。
之后,我對前妻的態度也慢慢變了。去探望她,聯系也多了。
人們把婚姻比作走入圍城。婚姻未必都甜蜜,有時還是困局,但圍城本身意味著保護,圍城破了,有能力的一方還是應該保護弱者脫離危險。我沒保護好婚姻,但我不會漠視前妻飄伶沉淪。她曾被推入陷阱,并迷失了自己,我要施以援手,助她走出迷途。而害她的人,別指望再逍遙快活。日曾與前妻通話,她說那邊天氣還不錯,起碼有陽光,我說有空的話就逛逛街吧。我希望她身心好轉,看來有些好轉了。我這邊也可以蓋棉被了,冬天真的來了。 我現在考慮的是她要好過起來。之前對她確實有誤解,這個只有我才清楚。我一直不相信她就這樣離開我。現在雖然分開了,但我仍會做我愿意做的事,我不覺得這樣會拖累她。欲速則不達,我沒有倉促行動,甚至沒有明確的表態,但也沒有將門關上。 在沒有結束一段感情的時候,馬上展開一段新的感情是有些不負責任的。我不想為了忘掉舊情,而找個代替品,這會害了人家。也不想在前妻需要救贖之際斷然而去。 為人夫,我沒有保護好妻子;不為人夫,我仍愿意保護她。這樣,我會好過些。我不介意大家對此怎么評論。我已叫她別看這個帖。如果感到傷害,那是要交的學費。
距上次去探望前妻已逾一個月了,此間前妻正在好轉的心緒曾一度岀現重大波動。我叫她別再看這些帖文,看過就沒必要再看了,我本來就沒打算讓她看的,我寫來是為了調適自己的心態,并聽取公眾的意見。我跟她說,每個人在其一生中總會或多或少交些學費,錯是錯了,痛苦也是難免的,但沒必要繼續陷于哀痛中。她當然也在哭,也許可以說在苦苦哀求我原諒,說就這樣散了跟讓她去死沒分別。我說我恨你,恨你出軌了還破罐子破摔,這是你要的結果?以為這樣我就可以放手?你若不再愛我找到好人家我可以成全你,但不是他。我本來在這件事里已夠被動了,現在要做些事好像時機也不對,但我不是好欺侮的,不必擔心我。 我做不了好老公,但我確實愿意做一個好前夫。前妻陷于泥泠中,我不想再踩上一腳,而是伸出手,拉她出來。而且,她希望是我拉她出來。 上次說到晚上我喝得有點醉,碰巧讓老母來電知道了,她硬要過來。她來到時,我已故意躺在床上。我媽于是又發表了大段講話,要我早點找個老婆。我聽了一會,只好清醒地起了床,跟她聊起來。都長這么大了,還讓老母為我擔心生活實在抱歉,但我的婚姻還是應由我作主。我讓老母守住了明年才考慮拍拖的共識。另外,我沒有提及去看望前妻的事,但我說了她狀況不太好。母親一時無語,然后嘆喟,真是傻孩子,面露難過。我說,她是受害者,有些不理智的行為也不是她真想那樣做的。但我沒有向我媽細說,我說不出口。如果我媽不能理解,也沒必要再說了。有時候,痛恨比痛惜要好受。我媽一向視前妻如同己岀,她有理由恨前妻,恨著不會太痛苦。我媽聽我這么說,只是跟了一句,“我也覺得事情不是那么簡單的,她應該是被欺騙了”。我媽的表情變得挺難過。 原本是我媽來安慰我,此刻反倒要我來安慰她了。她對我一向嘴硬心軟,如今嘴不硬,心,大概傷著了。我媽沒留下過夜,她有著更牽掛的人,我父親。于是,我開車送她回家。我的酒意沒了。 下半年海嘯一般人感覺也許不明顯,市面依舊繁華,舞照跳馬照跑,但其實留意我的帖的網友或記得,我提過我去年就預感今年會有問題,而現在困難還沒過去。我必須努力工作,在困難面前,頑強拼搏,同舟共濟,方是逆境求存之策。上面征詢我提供裁員名單,我沒有打算炒誰。我覺得同事們都是公司的有用之材,現在可以共渡難關,不必急于分頭突圍。公司的良心在乎善待員工,這也是生命力所在。實不相瞞,我的人緣從來不差。而前妻,在我心中的地位當然遠比同事還高。前妻的不幸,我相信我媽和我一樣不會漠視。我理解我媽的難過。 為人子女,要盡孝道,愚孝固然不必,但是錯了還是要認錯。有這樣的說法:得不到父母的祝福是不幸的。前妻說過要向我父母認錯,我開始覺得,前妻還是有必要跟我媽談一下,當然這并不預設條件。前幾天聊及這個問題,我說我會安排,但目前你要養好身子,不要讓老人家看著擔心。她答應了。我也覺得她心緒在好轉中。 

昨天傍晚推掉飯局,因為要回父母家吃飯。臨走時上天涯瞧瞧,卻讓一個回帖壞了心情。我不喜歡各網站或空間將我的帖文,準確地說是加工過的我個人經歷,轉來貼去,如有人拿我的私事去賺錢,那我會有所行動。畢竟,這并非喜事,我寫上來已經錯了。 上次因我小醉,我媽來看我,我跟她談了前妻一些事。我媽很是痛惜,她以前很喜歡前妻,卻不想前妻就這樣被人毀了。我安慰我媽,叫她老人家不必傷心,事情雖然尚未過去,但畢竟得向前看。我媽知道我會有所行動,只是囑我行事小心,別全陷進去了,因為她知道我不會當沒事發生的,阻止不了什么。我說我會謹記。我明白,隨著內幕逐步揭開,我父母的心緒會繼續遭受沖擊,但我是大人了,現在不言而喻也已是家中頂梁柱,前妻我要幫助,父母我也要愛護。 那晚之后,我回父母家勤了,譬如晚飯基本都回去吃了。我得留意他們的情緒與健康。老父白發變得更多,不過身體豐滿了一些,但現在不唱粵曲了,曲友也少見了。我媽跟我說話也不再像老師,流露岀更多的理解與關愛。我呢,基本不提婚姻事,只是多談工作上的問題,談如何應對經濟危機,談得頭頭是道,我要讓他們覺得,我有事業可依托,目前工作生活皆充滿生機。這點,我父親比較贊賞,他婉言,他也是年過三十才與我媽結婚的,男人的事業應該排在第一位。他在安慰我。但假如,我也是三十后才結婚,也許他不會有這些煩惱。 此間,我仍與前妻保持聯系。但我一直不允許她打電話給我父母。僅靠一根電話線一束電波,是無法化解問題的癥結的,前妻如有必要,她需要當面跟我父母溝通,哪怕相當難堪。反正我的臉也掉光了,她還要臉嗎?我對她說,我可以安棑你跟我父母見面,也正式提請她年底辭職回來。她有些遲疑,這我能理解,但她也要明白,要拉近彼此的距離,她還是要回來。當然,她可以選擇拒絕,可以在他鄉定居成家,過上新生活,這也是許多人樂于見到的。這樣我也可以有新的開始。 我要前妻回來,但沒預設條件,盡管她表達過要復合的意思。前妻答應回來。她回來后不會再回原單位了,基本上也不可能,那她要干什么?這個我倒還沒想。當然,憑她的學歷與長相,還有尚還年輕,找一份工作不見得難。以后再說吧。起碼她回來后,我們需要見面時方便多了,需要我幫肋也變得容易。而且自私點說,她回到同一城市,我也容易監控,我不會再讓她行差踏錯的。我知道我沒這個權力,但我相信可以行使這個權力。 我用行動證明,我至少沒害她之意,眼下是她最可依靠之人。我沒問她過去的事,能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即使不能過去,我想也要努力讓它過去。我本人是沒什么好擔心的,但我的確牽掛在遠方的她。她也知道,我在努力讓她重抬笑容。所以,她也表現好過一些。不過,我覺察前妻的情緒確實在好轉。 我那位做了母親的“初戀”女同學,前日在郵件中感嘆我的固執,并發表好長的分析意見,但結論仍是繼續固執。“如果婚姻是愛情的繼續,那么愛情高于一切,如果還有愛,那么別的都不重要了”。這是其中唯一一句英文寫的話,不知有否譯錯。我還沒回應她。
本來今晚要逛街,備些寒衣,但打開電視發現有球賽,便懶得出門了。 天氣已然越來越冷,白天天色也漸少陽光,冷雨也飄了一下,我心如止水。圣誕節前我去了外地,當是岀差更是旅游。我沒往人氣旺的地方扎堆,倒是山野古巷,令我心境變得恬靜。寂寞不會使人變得可憐,卻可以讓人靜思人生的真諦。人生的意義在于使自己感到充實、幸福和充滿希望,同時惠及他人。但我沒有走出框框,我始終覺得還是要讓前妻變得幸福,我的人生才算得功德圓滿。 這一年里,我累及父母了,他們痛苦、失落,更為我、事實上還有為前妻擔心。但我已經成人了,我在努力的生活,我希望我的努力能讓他們的晚年繼續祥和幸福。做什么事,不一定要讓人家理解,只要是正確的,最終也會被接受。我的父母知道我是怎么樣一個人,會理解什么樣的婚姻才能讓我覺得幸福。幸福的婚姻不是別人安排的,而是自己爭取的。 我回來后,又去澳門喝喜酒。澳門還在圣誕的氛圍中,但澳門卻不愧是最具珠三角傳統文化的地方。其實,港澳臺都幸存著內地已不多見的傳統文化,當然這種文化不是時裝和賭博,更不是酒吧和夜店,有需要的人也多往北嫖了。 我是去赴親戚兒子的婚宴的,本來是父母去的,但一來我出入方便二來他們有心事,便由我代表了。婚宴在一家面積其實不大的大酒樓舉行。我在那里竟碰上一位小學女同學的表妹,這表妹也已做媽媽了。她是去了澳門才嫁人的。她跟我說起女同學的事兒。那女同學在我去讀大學時她已在一間商店工作了,很快商店變賣,她后來去了一間酒廠做銷售直到現在,如今還沒有結婚,甚至連正式的男朋友也沒有。她長得不差,脾氣也好。“我還以為你們會結婚呢。”表妹說罷,開了個不像玩笑的玩笑。 確實,由于父輩工作上的關系,她來過我家,包括這表妹,小學時我們玩得挺好的,但止于友情,初中就不是同學了,也漸少聯系。于是我說:“呵呵,我們十幾年沒聯系了,況且我也結婚了。”我這回答很水,事實上我婚前曾遇見過她,只能慨嘆歲月無情,沒有聊上幾句,表妹卻說她一直喜歡著我,知道我結婚了,人開始憔悴凋零。我要表妹轉告她,早點結婚吧——當然這不僅是我的心愿。我不會去印證她表妹的話,假如她真的因為我而蹉跎光陰,那我會感到難過。愛情不能總在期待,它更需要結果,只開花不能結果,不要也罷。 在澳門喝完喜酒,我閑逛一會便過關了。我的座駕還停在珠海的賓館里,住上一晚才回家。 其實,在平安夜我和前妻通過電話。我說我不在家,前妻也沒出去趕熱鬧,她說在等我電話。我說我這晚肯定會打電話給你的,無論去了多遠。這也許是習慣成自然了。但畢竟離婚了,前妻不必只為我一個人而活。我說,那邊天氣更冷,洋氣更足,這是你在那工作的頭一個圣誕,見識一下也好。她說別客套了,我連玩的心情也沒有。我不想氣氛變了,于是乘興邀請她過年時一塊去海南玩。她思慮了片刻,說到時再算。如今想來,倒不是頭腦發熱,因為她提過過年時想見我父母,而這些我還未與父母溝通過,所以一塊外游未必不是一種選擇。而她如不聽話,也可以不去的。不去,表明她有了新的主張,這個我解。 
今日(年初二)開年,我剛從父母家來,借此祝各位新的一年諸事如意、健康幸福。確實行文至此,已非初衷。我與前妻的故事,我覺得該盡快畫上句號了。其實故事打從國慶開始,當我了解更多內情,我便心生悔意,不該再往她的傷口上撒把鹽,同時也堅定了要為她做一點事。 我與她都是獨生子女,如今時勢,人見人少,也許若干歲月后,我家,還有她一家,血脈都將斷絕消失,那么,我們都應該珍惜眼前人。我們能夠相愛,并且成家,這種緣份并不會因后來的變故而不曾存在。無論將來我們的關系如何發展,就目前而言我至少都會把她視同曾經的家人去幫助她、保護她。也許不再年輕時我會后悔,但眼下我愿意無條件的幫助她。愛情,本來就不該講條件和回報的,婚姻才在乎現實。 前妻節前一個多星期就回來了,能帶的都帶回來,剩下的折讓或送人。本來收入也不高,環境差了做下去也是彷徨,而我是堅持要她回來的。廣東還是充滿生機的地方,當然,只要肯拼搏,哪里都可以出人頭地。堅持要她回來,也多出在我的私心罷了。 前妻回來,當然是回到她父母家住。我當日就前往她家幫忙。也沒什么難為情的,我一直沒與她父母反過臉,并且保持著不錯的感情,此刻權當串個門。其實,離婚就離婚了,為什么非得把關系弄得那么僵呢,因為我是受害者且生活好過些就有必要蔑視人家么,我不。人生總有峰與谷,身處高峰,心底更要知分寸,也許將來淪落谷底也需要別人拉一把。 幫她整理好房間,再聊一會,我便告辭,這個時間是她與父母的。她媽要我吃點東西再走,我覺得還是要回去,便婉拒。她媽的情緒看來還沒有調節好,眼淚竟也出來了,說無臉求我。我驀地覺得自己的行為也許有些過頭了,可能讓她老人家覺得我太好了,還是太造作? 我只好故作從容道,我今晚要回老母家吃飯,父母在等著呢,下次我請您吃飯。讓她老人家情緒穩定下來,便在他們目送下離開。 過了一天,前妻在電話中說想到我父母家去,當面向我父母認錯道歉。她說了好些理由,譬如辜負了我媽的厚愛,當初“不辭而別”太無人情,等等。但我覺得還是遲些再說吧。我覺得父母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不過快過年了,還是要有好心情。前妻要當面向我父母認錯道歉,我還沒想好合適的時機。 這樣給她潑了冷水,我心里也不是滋味,畢竟她也是考量多時,鼓了勇氣的。 之前說過,她回來后一塊去海南玩,她當時未置可否,后來我想想也覺得幼稚,畢竟我們不再是夫妻也不是熱戀中人,她一回來就約她去長玩,給長輩知道了會比較難堪。這不是成熟的做法。于是,我明確告訴她過年不去海南玩了,但希望她能陪我去巡視一下自己的生意,當是“省內短線游”。呵,本想來個長線游,幫助國家拉動一下內需,奈何有心無力。環境不好,消費更需慎重,對個人而言是這樣。
因為已離婚的關系,今年過年期間在父母的理解和默許下,我基本上不再探親訪友,我不想作太多解釋。而一些員工要休假,我便有更多時間留守自己的鋪子。前妻業已辭工回來,她辭工返粵應該算是我的主張,所以我們經常來往。事實上,前妻也幫著忙。這些情況,我們雙方父母都應該知道了,但沒干預,裝著不知吧。因為他們也很為難。特別我媽,算是其中最有文化的了,感受尤其復雜,但不想表達出來。 用我們粵語說法,前妻現在乖了很多,很勤懇的樣子,也不刻意打扮,其實她一直以來都是很勤勉的,以前讀書用功,家務肯干,現在經歷了這么大的事,她也許懷著贖罪之心來幫忙——但我不希望這樣,自然些好。我希望她真正過得舒心。她過得幸福,我也會幸福。 今年春天,迄今都是天天有陽光,港視播過北方甚至出現干旱。這樣的天氣對農民不好,不過方便出游,廣深高速并不冷清,初五初六由北往南就已經很大車流了。初六和前妻上去轉一下,還被塞了一會。文這是全國最繁忙的高速。我跟她說,廣東人氣還是很旺,數不盡的大巴小車都載滿人回來了,這就是潛力,你回來是對的。前妻說,我也覺得人氣還旺,但工作就不好找了。我覺得工作并不難找,按某些專家的說法,博士也可以回家耕田嘛,學航天的博士回農村養魚也是職業。但我不想跟她開這種無恥的玩笑,因為有可能的話我想幫她找一份有尊嚴的工作,但老本行就不必了。如果找不到,考公務員希望又不大,那么,可發揮她愛靚裝的特長,開個時裝店也許不錯。反正她有點資金。于是我們聊起找工作的事。 前妻說,雖然我很想你關心我幫助我,見不到你又忍不了,但總覺得拖累你對你不公平。她說著,又要流淚。我說,我是真心幫你的,我要你回來也是要能夠幫助你,如果相隔太遠我就沒辦法了,我不介意人家怎么看,或者很傻。前妻無語垂淚。大家要明白,我和前妻搞到這個地步,無論我有無責任,我都要負責任,但愿她能讀懂。也不要擔心,我也許會害別人,但不會傷害她。放手是一種愛,不放手當然也是愛。 當晚,我們一塊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去。然后我買了些禮物讓她帶回去,當是補給她父母拜年,門我是不上了,今年過年哪家親友都不去。 想交代一下,過年時,S的老婆曾出乎意外地給我來“電話拜年”,她說,很失禮,找到你家電話了,除了賀年套話,接著還有不少深歉的話。我說,過年不要說這些,也祝你新年快樂。她終于懂事的收了線。原諒是不可能的,但我也希望她能生活得好。
我最近從熟人處買了帶院子的獨立房子,區位雖略嫌耗油,但交通還是便利的,離上班地點不見得變遠。主要是價錢較去年還便宜。原住房子在業主(家父)的默許下將出售。小區車子有點多,有時寸步難行,要搬了。 至于前妻的工作,我已幫她找了鋪位,賣朋友牌子的服飾,將來亦可網銷。過些時候可以開業。與其再吃幾年青春飯,不如早點做老板。對女性而言。 我覺得自己目前還不是找誰拍拖的時候。這點我也跟前妻說了。如果她想跟別人拍拖我是無權干涉的,她覺得可以開始就開始吧。但就我本人而言,我尚未有充分心理準備。我媽也已轉而希望我心態好了再考慮成家。 無論遭遇什么風吹雨打,人都應積極面對。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