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水滸任俠 > 卷五 · 西夏狼煙 1893章 江淮易幟,唾手得之

卷五 · 西夏狼煙 1893章 江淮易幟,唾手得之

作品:水滸任俠 作者:云霄野 分類:軍事歷史 字數:2559 更新時間:2019-10-09 06:35:05

比起仍是心有芥蒂的雷橫,李應則顯得大氣了許多,他立刻翻身下馬,上前扶起酈瓊,并說道:“得蒙諸位將軍歸順我朝,陛下不勝之喜,也必然是恩命立至,賜功厚賞,然如今酈將軍與諸位既是新降,我朝駐京東路兵馬如今也皆奉詔令前來,待接引得投誠軍馬時,酈將軍與諸位也不必率部急于北進,而是另有不世之功,專等各位唾手去取......”

酈瓊見說微微一愣,隨即與王世忠、靳賽相覷一番后,旋即也立刻道:“小將等幾人,亦盼立得功績、以表忠心,卻不知陛下傳下甚么御旨,使諸位率部齊出,而教我等效命協助?”

李應微微一笑,回道:“因酈將軍與諸位肯率部投誠歸順,宋境江淮重地大片州府防備登時空虛,倘若此時我等趁勢南進,又有深諳各處要隘州府邊備兵事的酈將軍引路協同,廣取淮南東、西二路治下州府,卻不是易如反掌?如今諸位甫一投誠便有如此建得頭功的機緣,按賞欽授官爵,前途自是不可限量,豈非是陛下信任有加,而有意于酈將軍同諸位重任委之?”

本來酈瓊攛掇王世忠、靳賽等宋將各率部族嘩變背反,挾持主帥呂祉北赴向齊朝投誠,未免夜長夢多,自然須盡快撤離原本的駐地,而與京東兩路方面齊朝大軍互通聲息,且避免為其他反應過來的宋軍軍旅集結前來堵截。但是齊朝方面的反應卻是如此迅速,在第一時間便立刻派遣各部精銳軍馬前來接應,甚至兵行迅疾,也立刻要將矛頭指向江淮地帶守備力量頓時陷入空虛狀態的各處州府。

而要教齊朝相信己方這數萬兵馬倒戈前來投誠的誠意,本來也難免會再耽擱些時日,在此期間宋廷得知戎衛鎮守江淮地區的主要軍事力量大批被叛將酈瓊策反,已經北往向蕭唐齊朝投誠,也必然會竭盡所能亡羊補牢,調撥周遭軍司兵馬迅速填補守備空虛的淮南東、西二路治下大片州府。但如今齊朝卻是不給宋廷任何收拾殘局的時間,直取難免疆土軟肋,不也正能將這次酈瓊兵變對宋廷所將構成的致命影響發揮到極處?而酈瓊也很清楚,也正如李應所言,因為他所策劃的這場兵變,將使得齊朝能得以趁勢吞下江淮地域大片疆域,如此破天大功,還愁不能得蕭唐重賞厚封!?

是以酈瓊聽得李應說罷,固然是大喜過望,只是他也仍不免有些納罕,心中正嘀咕道:難得蕭唐肯信我等是誠心要去歸從,也給了我建下如此破天大功的機緣,只不過...北面齊朝兵馬前來接應進軍,動作竟然如此之快,竟好似是未卜先知,而已早料到我必然會率領戎衛江淮地域的宋軍誠心去投一般......

本來正史中南宋原隸屬劉光世麾下的統制官酈瓊,煽動王世忠、靳賽等宋將嘩變叛亂,而先是扣押,隨后誅殺到任新帥呂祉,而帶領四萬多宋軍兵馬,又裹脅得雙方勢力交界地域十余萬百姓,卻是投奔偽齊劉豫的那場淮西兵變,所導致的惡果便已十分嚴重,使得南宋與金國、偽齊對持的江淮重地驟然間處于極度空虛的狀態,如此不但使得南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難以對金國采取主動進攻、收復故土的策略,終究仍是在金軍侵攻之下,將兩國主戰場推進到了江淮地帶中的淮河流域。

而如今蕭唐建國稱帝,宋廷方便也立刻擺出主動進攻的架勢。結果仍是酈瓊的倒戈背叛,幾乎致使宋境內相當于一大軍區內的守備力量空不設防,之前已所覺的蕭唐也立刻決定利用這次機會大舉南擴。而相較于南面諸路州府軍民對女真金人更為排斥抵抗的心思,此時卻換做是蕭唐利用這次機會侵州掠地,卻是使得淮南東、西二路治下州府齊軍在酈瓊所部倒戈兵馬“帶路黨”的協助治下,所過之處,諸地州府縣鎮幾乎是望風而降......

淮西兵變七日之后,位于淮南西路光州治下通往京畿、京西路的官道之上,數千宋軍銳騎倉惶奔走,隊列之中大多將士神情沮餒敗喪,顯然已再無死戰的心思。而統領著這一撥騎軍往西北面奔逃的大將王德驀的一勒韁繩,綽斧回身眺望過去,他怒目圓睜,雙眼當中仍似快噴出火來,也正咬牙切齒的嘶聲說道:“酈瓊你這廝...便是你與老子彼此向來看不入眼,好歹做了許久同僚袍澤的交情......想不到你這賊子竟做下如此謀逆大罪,倒戈投降、擅殺上官,還引來亂黨賊軍侵吞兩淮州府疆土!俺如今雖勢不如你,可直待朝廷再發大軍來時,也勢必要取汝狗頭,為國除賊!”

然而王德實則也很清楚,論沖鋒陷陣、戰場殺伐,自己的本事固然遠勝過酈瓊,可偏生酈瓊那廝非但也善戰,而更長于與軍中諸部同僚來往結交。任他王德再是剽悍驍勇,于組織、協調諸部將士,審時度勢因時決策等方面的能力上似乎比起酈瓊那反賊還差了些火候,否則的話如今也就不是那直屬部隊本來也只有五千多人的酈瓊能煽動得四萬多宋軍將士一并嘩變倒戈,而他卻也只能率三四千嫡系銳騎逃返撤離,聽候朝廷調任發落,其余本來隸屬于劉光世統管的行營左護軍禁軍部曲,幾乎也盡數歸降于蕭唐齊朝......

就算豁出命力戰死守,面對軍力占著絕對優勢的齊朝大軍,以及大批被策反倒戈的宋軍兵馬,王德自知也絕無可能再挽回大局,為今之計也就只有速速率領余部軍馬迅速撤離至京畿、京西等宋廷管控力度相對穩固的諸路治下,疾向朝廷陳情報急,待調撥他所部軍馬由其他軍司主將統管,再從長計議如何奪回迅速淪陷的江淮地域大片的疆土。

然而王德與追隨他的部曲軍馬生得兩條腿、四只蹄子固然可以逃,可是淮南東、西二路治下州府城郭卻逃無可逃。一時間大批齊朝兵馬在酈瓊乃至所部投誠將士的帶領之下,于江淮地區廣袤的地域上如蛛網般蔓延開來,往往一處縣鎮城池,只須百來軍騎抵至城前,陳說來意、詔說安撫,便足以使得舉城軍民盡數投降歸順。淮西兵變后七天的時間里面,先有海州、楚州、亳州、宿州、泗州、壽州、濠州...等多處軍州治下幾近全部縣鎮易幟歸順,看來蕭唐齊朝趁著酈瓊策劃的這場兵變趁勢占據江淮地域全部州府縣鎮,也只是早幾日、晚幾日的問題。

而本來坐鎮各處州府署衙的宋廷文武官員,再驚聞得齊軍大舉入侵鋒不可當,原本戎衛江淮各處要隘的宋軍將士大多卻調轉槍頭,反倒成了蕭唐攻取兩淮疆域的先頭部隊,當中棄城出逃,意圖速速返至宋廷陳情復命的有之,于齊軍兵臨城下之時,干脆大開城門,率司衙府署內一應官吏獻城投降的有之...大局已是如此,治下城郭已經被齊軍徹底隔絕開來,負隅頑抗卻還能有甚么用?

當然除了絕大多數望風而逃、而降的宋廷州府府署官員,江淮地域中也不免會有個別執守一方,自問忠烈不負國家的剛直臣子身陷如此絕境,也仍抱著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的必死決心,依然竭盡所能組織治下軍民嚴防死守,抗擊大舉侵攻的齊朝敵軍......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