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特種歲月 > 糟!被坑去當兵了! 第584章 這事有意義(感謝小白同學白銀盟!)

糟!被坑去當兵了! 第584章 這事有意義(感謝小白同學白銀盟!)

作品:特種歲月 作者:嚴七官 分類:軍事歷史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0-09 05:05:17

來這里學排爆排雷之前,莊嚴從沒想到原來排個小小的地雷背后居然要付出那么的艱辛。

頭一格禮拜,“獵人”分隊的所有隊員每天都趴在地上,按照“老大”羅興的安排金星探雷針訓練。

有人說,排雷是繡花的活兒。

這一點倒是讓莊嚴深有體會。

羅興給出的要求是,能依靠探雷針插進土里,用手感就能準確判斷出雷種就算合格。

于是,莊嚴和其他戰友開始了單調而枯燥的探雷針使用訓練——10平方米的一塊練習場,要扎上1萬2千針左右。每天每個人必須完成20到30平方的訓練任務,一共要扎上2萬5千到3萬針。

一個禮拜下來,莊嚴的手指在原來的繭子上又多了一層老繭,手指關節都隱約作痛。

這里的訓練和排雷生活十分枯燥。

由于紀律規定不能亂跑,所以大家基本上都在營地里沒出去。

天天在訓練,看著別人排雷隊的兵一大早就扛著各種器材和爆破材料登車出發,莊嚴總有些復雜的想法。

他既渴望能夠親自到雷場上試試自己的訓練成果,但是又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勝任。

雖然自己現在好歹也是一個特種大隊的兵了,什么針式和訓練沒見過?

但是這一次不同,排雷不是普通的任務,是玩命的任務,絕對不允許出錯。

但是他又羨慕那些排雷兵,人家好歹是正兒八經去拆過真家伙的,自己和人一比,立馬就矮半個頭。

最令莊嚴佩服的是,這些排雷的工兵們看起來卻似乎從來不會苦著一張臉,他們情緒樂觀,表情輕松,每天仿佛不是去雷場,卻像去搞個野營的小訓練那么簡單。

莊嚴不得不感慨,看來當排雷兵都是要天生樂觀的,否則還真的承受不了這份壓力。

后來在訓練間隙,莊嚴忍不住問“老大”羅興,說你們到底害不害怕?

羅興說:“是人斗怕死,沒人生下來就是英雄,可是咱們工兵干的就是這行啊,害怕也沒用。我第一次上雷場的時候,排長指揮放最后一炮,點火站設在一塊大石頭后面,沒有地方坐,我和點火手兩個都是蹲著的,蹲久了就有些蹲不住了,覺得右腳有些麻,當時我就想換左腳,也就是往左后方挪了不到十公分,結果感到左腳下一陷,然后聽到噗的一聲輕響……”

“埋過雷的地方都有個特點,土質會比邊上松軟一些。我是經過培訓的,當時腦子立馬就空白了,想著完了,我踩雷了……你知道當時我多害怕嗎?我魂都要嚇出來了。你知道,我第一件事是干嘛嗎?”

“干嘛?”羅興的故事徹底勾起了莊嚴的興趣,趕緊追問道。

羅興扁了扁嘴,說:“我第一時間是伸手去摸自己的左腳,看看腳掌還在不在,看看是不是摸到血了,你要知道,一般爆炸的時動靜不是很大,而且人也沒有特別的疼痛感,那一定是踩上防步兵地雷了。很多人是炸了之后,低頭看才知道自己的腳掌沒了。”

莊嚴嘴巴成了O型,合不攏了。

于是問:“班長,你現在沒斷腿,是不是沒踩到雷,虛驚一場?”

“當然不是,我踩上的可是一顆正兒八經如假包換的72式防步兵雷。”羅興說。

“啊?”莊嚴滿臉狐疑,忍不住又朝羅興的左腳看了一眼。

左腳好好的,沒問題。

羅興說:“我運氣好,我低下頭看的時候,腳下冒煙了,白煙從泥土里冒了出來,引信被我踩爆了,擴爆藥也炸了,只是雷體里的高爆藥失效了,不然……”

說到這,他居然嘿嘿地笑了起來。

“不然現在我就是獨腿大俠了。”

莊嚴半天才緩過神來。

這可真的是命大了!

“我天天看著你們排雷隊的人出門,個個都表情輕松,你們排雷隊所有人真的就沒一個害怕的嗎?”

“當然有人害怕,去年剛開始組建掃雷隊的時候,我們連隊有個家伙,咳,我也不想提他的名字了,聽說要去掃雷,死活不肯來,躺地上打滾要求回家,最后還真的逃了,部隊去了他老家做思想工作,還是不肯,寧可上軍事法庭也不肯上雷場。不過,我們當年120人的排雷隊,就出了一個這么樣的慫包玩意,其他人都是好漢!”

說完,羅興咂咂嘴,意猶未盡又道:“其實說到害怕……害怕有用嗎?如果上雷場害怕有用,我天天去雷場之前都好好哭爹喊娘一次再去,其實排雷這事是越害越出事……你越是怕就越緊張,越緊張越容易出錯,在雷場上,一點點小失誤都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

說到這,頓了頓,繼續道:“再說了,排雷這事,有意義著呢!”

“你知道我們當排雷兵什么是最開心最自豪的嗎?”他盯著莊嚴,問道:“”

莊嚴說:“是成功排除一枚地雷?”

“算是,也不算是。”羅興說:“去年我們在隔壁縣清除了兩塊雷場,交付地方政府之后,那里重新開墾種菜,村民可以去打柴,可以通商,有人還建起了農家樂,收入增加不少,我每次經過那里都要去看看,然后告訴自己,這片雷區我有參與過排雷,這里面,有我的付出,那樣我就會覺得自己做的事情特別有意義,我覺得……”

同一本正經地問莊嚴:“這事,算是有意義的吧?”

莊嚴趕緊點頭:“嗯,當然!很有意義!”

羅興聽完就笑,好像莊嚴的肯定是在他胸前掛上了一枚軍功章一樣。

雖然羅興對于排雷的事說得云淡風輕,似乎毫不在意。

雖然莊嚴看到排雷一隊的百號人一個個都整天笑嘻嘻的。

但是莊嚴很快發現,其實排雷隊的兵,并不是真的一點壓力都沒有。

這天晚上,莊嚴躺下之后,忽然聽到帳篷外有人在低聲說話。

莊嚴好奇心大盛,爬起來,走到帳篷邊,掀起門簾開個縫隙朝外看。

只見黑燈瞎火的營地里,兩個黑影在炊事班附近的棚子邊說著什么,過了一會兒,另一個黑影從炊事班做飯炒菜的臨時竹棚里閃出來,手里好像拿著什么東西,三個人低聲又說了幾句。

“搞好了?”

“搞好了,油燜大腸,好吃。”

“啤酒呢?”

“在桶里。”

“走吧。”

幾個黑影左右看看,輕手輕腳朝營地外走去。

深更半夜,油燜大腸?

這幫狗日的自己偷偷加菜?

莊嚴忍不住了,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來。

他套上迷彩服上衣,悄悄跟了出去。

——————————————————

欠下了二十多更,容我慢慢一天天還,天天都加更就是了。說書人大哥,五角星,還有懶貓MM,還有各位打賞的書友,七官鞠躬感謝!你們是天底下最好的讀書人。

今晚有個書友從別的省遠道而來,說要見見我,和我喝喝酒,今晚我就招待招待我的盟主五角星去,晚上群里發合照,嘎嘎。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