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章節2.0 > 逍遙侯內 > 第四卷 躍馬中原 第1420章 大周氏有求

第四卷 躍馬中原 第1420章 大周氏有求

作品:逍遙侯內 作者:大司空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265 更新時間:2019-10-09 05:05:04

歷史上,大周氏和李煜的感情極深,深到形影不離的程度。

然而,李煜畢竟是個花心大蘿卜,居然趁大周氏臥病在床之機,將小周氏搞到了手。

小周氏畢竟年輕,她去看望大周氏的時候,大周氏問她何時進的宮,她居然說有幾天了。于是,李煜和小周氏之間的J情,立時暴露無疑。

如今,小周氏已經被李中易安排高強,送去了開封城,自然不可能再與李煜幽會。

只是,如何讓大周氏心甘情愿的跟著李中易,這事兒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卻相當的難。

攻破洪州的收獲,比李中易起初的預料,還要高出好幾倍。

按照李中易此前的猜測,哪怕南唐再富庶,洪州城里頂多只有千萬貫文而已。

如今,李煜沒來得及花的錢,都成了李中易的囊中之物,他怎么可能不開心呢?

大軍進城之后,李中易照例當起了甩手掌柜,把指揮權交給了劉賀揚之后,他就貓在宮里享受著溫馨而又快樂的征服者生活。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尤其是閑下來的時候,李中易可以惦記著李煜的老婆,這種日子簡直是男人們夢寐以求的滋潤小日子。

軍議剛剛結束不久,李中易忽然接到了稟報,李煜也許是受了驚嚇,居然病了。

大周氏嚇壞了,趕緊哀求看守們,幫著通報給李中易。

李中易正愁沒有機會接近大周氏,卻不成想,機會來得如此之巧。

既然是李煜病了,李中易這個國醫圣手,本打算親自出手,去替他診脈。

經過仔細的思考之后,李中易強忍著想抱大周氏的歪心思,只是吩咐人喚來南唐宮里的御醫王忠,命他去給李煜診治。

王忠臨出門的時候,忽然聽見身后傳來李中易的咆哮聲,“李煜該死!”

可把王忠給嚇壞了,他兩腿一軟,險些癱坐到臺階上,再也爬不起身。

李中易望著王忠那蹣跚的背影,他的心里不由暗暗冷笑不已,如果李煜的病很快就被治好了,既證明了王忠的醫術高明,又證明了他對李煜的一片赤膽忠心。

如果,李煜久治不愈,甚至病情有所惡化,那就反證了,王忠是個真正的聰明人。

李中易并不想殺李煜。南唐既滅,連趙匡胤都有胸襟不殺李煜,更何況他李某人呢?

如今洪州既下,可是,南唐的主力部隊都掌握在林仁肇的手上。林仁肇正在江州,與楊烈對峙之中。

盡管李中易對楊烈很有信心,然而,渡江戰役畢竟是水師為主,楊烈能否迅速的擊敗林仁肇,目前看來,依然是個未知數。

所以,占領洪州三天之后,李中易下達了北進的命令。

北進的人員,除了李中易完整帶出來的近衛軍之外,便是李煜的一家子和他的兄弟們,然后便是南唐的諸多達官貴人們。

李家軍進入洪州的這三天以來,平民老百姓之家雖然是人心惶惶,但是,他們除了不便上街之外,并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倒是洪州城里的達官貴人們,他們的家財幾乎損失殆盡,甚至是祖上傳下來的財產,也被抄家的官兵們,一掃而空。

圍城抄家,李家軍的將士們,個個都是算得上是專家了。就連指引抄家的條令,也幾易其稿,變得越來越貼近實際的狀況。

比如說,主人家的書房,至少要挖地三尺,這已經是條令里的基礎性內容了。

按照總參議司制訂的計劃,撥出一千五百兵馬,綴后看管舉家北上的俘虜們。

剩下的一萬三千五百騎,則追隨于李中易的左右,迅速向北挺進,爭取早日和楊烈配合起來,一舉殲滅江州的林仁肇所部。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林仁肇能夠和楊烈對峙好幾個月,主要是靠著長江的天塹為后盾。

林仁肇統帥的八萬兵馬,幾乎全是南唐的水師,而楊烈的手上原本沒有大股的水師。

直到,李中易領著水師,逆揚子江西進,拿下了池州之后,楊烈才得到了水師的強力支援。

當然了,楊烈遲遲不對林仁肇發起總攻擊,其主要的目的,其實是為了配合李中易的輕兵偷襲洪州。

如今,洪州既下,楊烈所部又已經和趙老幺率領的全部水師會合了,顯然一場總決戰,即將正式展開。

“稟皇上,南唐的王妃大周氏,她說是有急事,非要見您。”

宮女的稟報,令李中易不由莞爾一笑,他早就料到了,大周氏必定會來求他。

原因其實很簡單,李煜正在病中,卻要被押解北上,送去開封城中。

大周氏為了李煜的安危,一定會想方設法的來求李中易,拜托他高抬貴手,暫且放李煜一馬。

而且,大周氏的理由,一定是等李煜養好了病后,再去開封。

李中易暫時沒搭理大周氏,卻派人把御醫王忠給找來了。

“李煜所患何疾?”李中易平靜如水的問王忠。

王忠戰戰兢兢的答道:“罪臣醫術淺薄,只是覺得好象是染上了風寒。”

“嗯,把脈案拿來給朕看看。”李中易本是頂兒尖的國醫圣手,他自然不可能只聽王忠的一面之詞。

等脈案交到李中易的手上之后,李中易定神一看,果然是風寒濕痹之癥。

并且,王忠所開的藥方,恰好是張仲景的名方。只不過,藥方之中,有幾味藥的數量,有所增減罷了。

李中易只看藥方就知道,王忠對李煜終究還存有幾分香火之情,他所開的藥方四平八穩,如果不懂醫術,或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王忠暗中存有維護李煜之意。

“哼哼,王御醫對李煜可謂是一片赤膽忠心吶?”李中易冷冷的盯著王忠,故意點明了他的心思。

王忠腿一軟,竟然癱坐到了地下,李中易卻不打算就此放過他,冷冷的說:“按照你開的藥方,雖不至于馬上便痊愈,旬日之后,卻會慢慢的好轉吶。”

啊,王忠做夢都沒有料到,李中易只看了脈案和藥方,便馬上猜到了他的小心思。

“皇上您居然是醫道大家……”王忠猜度他自己必無幸理,膽子卻陡然一壯,竟然反問李中易。

李中易抖動著手里的藥方,冷笑道:“鐵證如山,你還有何可說的?”

pc蛋蛋幸运28开奖预测99预测